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亳州 >

涡阳清代民居:马家香店

时间:2010-02-20 15:51来源:亳州报 作者:王化猛 点击:

于涡阳县城的北环路,向西于西环路交叉路口,步入文明巷蜿蜒的青石板小道上,通至小巷深处,一座古朴雅致的老宅突兀眼帘,这便是坐落在涡河南岸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清代民居——马家香店。

古代中国讲究“天人合一”,先民是信奉择建风水的。天人相通,精气相贯,自然环境和人居环境可和谐共生。老子“ 道法自然”即是也。据史志载,雉河即武家河、谷水。界沟西即是雉河老集,沟东是姚街子和南京巷,中有小桥相连,过桥西即天主堂。这座香店便依涡河南岸而建,右侧是界沟(今涡楚河)入涡处,背靠的河对岸则是大名鼎鼎的“谷水入涡处”。香店的周围有龙王庙、三官庙、马军门公馆、火神阁子等,一派浓郁的宗教色彩。

诗人说:“家家尽枕河,水巷小桥多。”马家香店的择址,采用“因天时,就地利”的灵活布局方式,以水为龙,坐实向虚,得水为止,吻合了“背水、面街、人家”的平原区外部空间模式,充分体现出建筑与环境的融合和渗透。 当年香店店主晚间灯下展卷,听涡河涛声,别有情趣;河中商船来往,大宗香业临河而出,渔火点缀,两岸杨柳依依,秀而繁荫,地理形胜,更加美不胜收。

香店坐北朝南,为单进院的单层土木结构的民房。解放后,这座建筑被没收为国家统管,后几经转手成为李姓名医所有。经过多次精心修缮,香店迄今保存完好;悠悠岁月,古韵犹存……留给我们的,是对逝去光阴无尽的感怀。

香店院内,石桌,石凳,朽木再生的木香花藤,紫竹,显得格外清幽;中间是两扇双开的柏质红漆大门,装饰布置巧妙精湛,门楣上方固定有3层雕花青砖,可见有不同的吉祥图案;一排5间的正堂,前后墙体嵌有7处玲珑剔透的木质雕花格窗;墙基是砖石的,房檐下也是青砖堆砌,墙的中间是厚厚的夯土,从窗间可以测出墙壁约1尺半厚度,几经百余年的风雨侵袭,这个敦实的土墙依旧在那里支撑着昔日的建筑水平,展示着凝重的文化积淀。

房顶为两面坡的硬山顶,东西间南侧中上部各开一天窗。浓浓的树荫挡不住灿烂的阳光,柔柔地洒进这座院宅,射进房间,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一种古典情调。房屋的上部梁架,为穿斗式结构。沿房屋进深方向放置的大梁,上立一排长短柱,柱高均直达各檩,用以支承檩子;柱间用长枋横向贯穿,檩与檩间是一根根超过5公分厚度的檀木制作的方木椽子,一个个巧妙与屋梁连续链接而封顶,上面再铺满扒砖。正脊用特制的脊瓦砌成,东西两端,各有面朝里、口衔正脊的吻兽,凸现出典雅和威严。

在周边栋栋高楼的簇拥中,这座宅院仿佛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平和而安详,略带几许矜持,似乎在讲述着曾经发生在雉河集的一个个泛黄的旧事。

在当年涡阳城南王北马格局中,史载这是北关某马姓名流为其七姨太所盖的香房。转眼120多年过去,知情者纷纷离世,物是人非,如烟如梦,只剩残存的史料和似是而非的传言影射当年。30年前,一个自称是这家主人亲戚的老太太从外地来访,有意买下这幢原来就归属自己的老宅,被拒绝后感伤万千。临走时,她仍然诡秘而善意地告诉房主,说愿意共同开发,淘出昔日战乱中在房下留存的诸多“宝贝”。唉,藏宝斯人已殁,余梦千载。香店青砖秀瓦、原木原土和精巧砖雕,是可以体现超然淡泊格调的。我辈试着参悟自己的一生,真能无欲无求地做些事情吗?常常面对太多的诱惑,那心愿默默笼罩着名利的薄霭,哪里能够成就尘世的淡泊和永恒!

早年香业都是用船从涡河里运走的,据说远销蚌埠、南京等地。人毕竟是注意修行的,香坊主对香的制作很考究,都是选用上等的木材粉末和一些添加的香料和药剂制作而成。原料常选用沉香木、檀香木等树木树皮的粉末,加用安息香、乳香、松香诸香料。那时都是天然的,不似现在科技,有诸多人造的香料可用。可以想象到,一个数亩地的大围墙院子,一扇一扇像铁纱窗似的晒香的棕棚,上面整整齐齐平铺着各式各样的黄色线香,该是怎样得芬香扑鼻。每逢过年或者需要求签拜佛时节,雉河集的市民亲自到马家香店定做自己想要的香种,把它请到自家香炉或蜡台中,又是多么得执著和虔诚!

由于年代久远,房瓦上长满了墨绿色的青苔以及片片瓦松。没有人注意到这是哪年哪月开始生长的。18年前的某一天,我作为房主的客人前去拜访,突然望眼处,郁郁葱葱的,发现那就是瓦松。别看这不起眼的植物,它总是长在没有丝毫泥土的屋顶瓦片上,疾风刮不落,暴雨冲不走,显示的竟是一种顽强的黄山松精神。

香店虽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香业,但能够得以完好保存,是天佑幸运的。蓝天白云下,凝视着这见证了涡阳世事沧桑的建筑,一股莫名的力量仿佛穿透了时空的壁垒,那昔日香店以及雉河集商贾鼎沸之声犹在耳边萦绕。想那香店依傍的雉河集,是一个怎样的古老集镇?可以理解,人生如过眼云烟,人是脆弱的,有太多的不能承受之重。那么,为什么,在人事嬗变中,这个古老的雉河集镇也被历史掩埋了呢?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