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专栏 > 亳州 >

透过数千年沧桑 看亳州城池嬗变

时间:2015-08-27 10:36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葛靖雯 点击: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城市的发展是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它的每一次变迁都镌刻着人类文明的烙印。有着3700多年历史的亳州,其城池的建设、扩充也同样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史记卷三·殷本纪第三》载“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距离今天已有3700多年。杜佑《通典》称“武王克殷,封神农之后于焦”,又云“谯县下有古焦城”。由此可知,武王所封之“焦”当在今天的亳州。亳州属黄泛区,古代黄水屡次冲击,致使地表层层加厚,古城遗址被深埋地下,同时也没有关于商汤都亳和神农之后居亳时修建城池的文字记载,因此目前对商汤和西周时期的亳州古城

无从考证。但是既然作为国都和诸侯国,我们推测应该建设了城池。

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亳州城池建设,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距今有2500多年。光绪《亳州志》有云:“谯县之有城也,始于楚平王筑谯城。”公元前637年秋季,楚国成得臣帅军队讨伐陈国,攻占了焦、夷两地,即今天的谯城和城父。公元前528年,楚平王为了防止国人和诸侯叛乱,加强了北方防卫,在古焦城的基础上修建了谯城。谯,是谯楼的别称,《名义考》卷三有“门上为高楼以望曰谯……古者为楼以望敌阵,兵列于其间,下为门,上为楼,或曰谯门,或曰谯楼也”。

由此可见,当时谯城高俊华美的建筑外形和御敌入侵的军事实用价值。这一时期的建城历史,不仅有文字记载,还有实物证据。解放后,在平整亳州城垣时,在城东北角发现了东周时期的夯土墙,土中有鹿角、陶网坠等原始遗物。

关于楚平王修筑谯城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据《太平寰宇记》载:在谯城西三里,有妇人薛氏,无子,孤苦伶仃。考虑到死后无人送终,她便“生自为坟,卒安葬焉”。楚平王筑建谯城时,薛氏倾其所有,资助建城,乡人为之感动,在其去世后“各益其土,大其坟”,史称“独母冢”。

亳州城池在北宋时期十分宏伟华丽。据《宋史·本纪第七》记载,宋真宗祥符六年(1013年)七月,亳州官吏和乡绅3300人赴京城汴梁诣请宋真宗到亳州拜谒太清宫。次年,即宋真宗祥符七年(1014年)正月,宋真宗亲临亳州拜谒太清宫,特赐州城西门曰朝真,门楼曰奉元;北门曰均禧,门楼曰均庆。

据《淮河志》记载,金哀宗天兴三年(1234年),蒙古军掘黄河寸金淀之水以灌宋军,黄河由此夺涡河河道流入淮河。涡河河水暴涨,亳州城遂为泽国,城墙被洪水冲毁。

今天亳州城的肇基之人为元朝守将张柔。南宋宝祐六年(1258年),元朝镇将张柔自河南杞县移师亳州,因感到连年战争,粮草运输困难,而亳州地处要冲,便奏请屯据亳州。元蒙哥汗令张柔率山前八军重筑城垣,自亳州至开封筑甬路120里,建桥15座,通商贾,“是为今城址之始基焉”。

元皇庆二年(1313年),黄河又一次决口,亳州城墙被大水冲坏。

明洪武初年,在旧城的基础上重新铸造了新的土城。

明宣德十年(1435年),武平卫指挥使周广在原土墙的外围用砖石重新包砌,还修建了女墙,即城墙上呈凹凸形的小墙。

自此,亳州告别了夯土城墙,开始了砖石城墙的历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