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皖北传统民谣赏析(四)

时间:2013-03-10 21:19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张建同 点击:

褒贬类传统民谣

“褒”即夸奖、褒扬;“贬”即否定、斥责。褒贬类民谣往往巧妙运用比兴等表现手法,句式整齐,韵律优美,叙述了一个个或生动美好或凄凉哀婉的生活故事,表达了昔日人们对真善美的呼唤,对假丑恶的憎恶。

1、《俺家媳妇会擀面》

俺家媳妇会擀面,

擀起面来一大片。

切起面来一条线,

下到锅里团团转。

盛在碗里莲花瓣,

公一碗,婆一碗。

两个小姑各半碗,

还有一碗端给俺。

2、《小白菜,叶子稀》

小白菜,叶子稀,

爹娘有病要吃梨。

哪有闲心去赶集,

哪有闲钱去买梨。

小白菜,叶子稀,

爱妻有病要吃梨。

急急忙忙去赶集,

三天赶了九个集。

左手拿着焦烧饼,

右手拿着黄酥梨。

吃口烧饼咬口梨,

梨核埋得深深的。

别叫爹娘知道了,

爹娘知道可不依。

3、《小麻喳,尾巴长》

小麻喳①,尾巴长,

娶了媳妇忘了娘。

烙油饼,卷白糖,

媳妇媳妇快来尝。

【注】①麻喳:方言,喜鹊。

4、《小白菜,叶儿黄》

小白菜,叶儿黄,

三岁俺就没了娘。

跟着爹爹还好过,

就怕爹爹娶晚娘。

娶了晚娘三年整,

生个弟弟比俺强。

他穿新,俺穿旧,

他吃肉,俺喝汤。

端起碗来泪汪汪,

放下筷子想亲娘。

晚娘问俺哭啥子?

俺说碗底烫得慌。

5、《小花鸡,挠草垛》

小花鸡,挠草垛;

没有娘,真难过。

跟鸡睡,鸡叨我;

跟狗睡,狗咬我;

跟羊睡,羊抵我;

跟驴睡,驴踢我;

娶个晚娘搂着我,

又掐我,又拧我,

骚老婆子不疼我。

6、《月嫏娘,黄巴巴》

月嫏娘,黄巴巴,

外甥去走嫏娘家。

嫏娘见了咧嘴笑,

妗子见了撅嘴巴。

妗子妗子恁别气,

当天来,当天去,

从今不到恁家里。

7、《小纺车,滴溜圆》

小纺车,滴溜圆,

俺娘打俺不纺棉。

俺是河里浮萍草,

还能在家过几年?

过了今年又明年,

花轿来到大门前。

爹跺脚,娘拍手。

一架盒子一坛酒,

打发闺女上轿走。

8、《小麻窝,填芦花》

小麻窝,填芦花,

哥哥接俺回娘家。

大哥上集去买肉,

二哥上集去买酒。

大嫂院里去骂鸡,

二嫂屋里翻眼瞅。

嫂子嫂子恁别瞅,

哥哥回来俺就走。

大哥送到黑泥塘,

二哥送到柳树行。

树两行,泪两行,

抱着柳树哭一场。

哥哥劝俺回家转,

嫂子不疼哥疼俺。

牙一咬,泪涟涟,

娘家路,竖上天。

要问啥时回娘家,

鸡扎牙,狗嬔蛋①,

棒槌开花石头烂,松树落叶那一年。

【注】①嬔蛋:方言,“嬔”,读[fàn],禽类下蛋。

9、《小花鸡,上磨盘》

小花鸡,上磨盘,

闺女出嫁不做难。

一碗豆腐一瓶酒,

打发闺女上轿走。

爹也哭,娘也哭,

嫂子乐得拍屁股。

10、《小麻喳,撅尾巴》

小麻喳,撅尾巴,

一撅撅到老李家。

老李老李快开门,

给恁闺女说婆家。

一个说城里,一个说城外;

一个打烧饼,一个卖咸菜。

恁说自在不自在?

【赏析】褒贬类民谣还有一个特点是褒少贬多,反映出昔日重男轻女、厚妻薄母等不良现象,从反面教育人们树立正确的认识观和价值观。《俺家媳妇会擀面》赞美了贤惠孝顺、知情达理、聪明能干的媳妇形象,属于较少的褒扬类的民谣。而其余歌谣则为贬责,如《小白菜,叶子稀》、《小麻喳,尾巴长》等,通过丈夫对待妻子和父母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表现,讽刺了“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不孝之子;《小白菜,叶儿黄》、《小花鸡,挠草垛》等,通过失去娘亲、孤苦凄凉的孩童的哭诉,讽刺了冷酷无情的后妈晚娘;《小纺车,滴溜圆》、《小麻窝,填芦花》、《小花鸡,上磨盘》等,通过待嫁女或出嫁女的苦闷,讽刺了重男轻女的母亲或寡情薄义的嫂子;《小麻喳,撅尾巴》,则形象地刻画出一个圆滑世故、口吐莲花的传统媒婆形象。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