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跟随罗炳辉将军转战淮南

时间:2010-06-20 14:14来源:《怀念罗炳辉同志》 作者:朱云谦 点击:

从新四军第五支队成立,到抗战胜利后罗炳辉将军率领新四军第二师主力奔赴山东战场,我曾跟随他在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战斗、生活了整整6个年头。

我第一次见到罗炳辉将军,是在1939年8月。舀时,新四军第五支队刚刚成立不久,正驻在皖东津浦铁路以西的赖塘地区,准备开赴路东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我被从十五团调来担任支队政治部组织科长。

到任不久,有一天,由我带政治部同恋出早操。天刚透亮,蒙蒙雾霭和袅袅炊烟迷漫在村庄上空。我带队来到村头打麦场上,刚蹈了两圈,就看到从对面文队司令部驻地村子方向,走来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军人,他站在操场上背着手朝我们的队伍看了一会,转身向身后的警卫员指指点点地说了几句什么,又跑步来到我的位置上,和善地冲我笑笑,说:“你站到排头去,我来替你一会。”随即他便放开嗓门喊起口令来:“一二三四!……坚持抗战,反对妥协!……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百十人的队伍大声呼应着,一阵雄壮的口令声在广阔的田野上空回荡。

他是谁?我默默地想着:听这一口浓重的滇边乡音,他会是我从十五团调来之前,曾听说五支队罗炳辉司令员是云南人。我在排头位置上不便向身旁同志打听,只好照他的口令跑着。又跑了两圈,他将队伍带出操场,朝野地理的一道给两米宽、一米多深的排水沟跑去,眼看就到水沟跟前了,他还不下达“立定”或是“转弯”的口令,我似乎明由了他的用意,到了沟边,一瞧不足两米宽,沟里水也不深,于是一纵身带头跳了过去。队伍跟上来,虽说有个别同志掉到沟里,溅了两脚泥和水,终究是都过去了。接着,他又命令队伍绕回来,我一看他的警卫员不知什么时候已把一根碗口粗的木头横招在沟沿上。这种训练对我来说并不打沭,又带头定了过去,但一些学生出身、参军不久的同志没经过这阵仗,在沟边思思量量地不敢过,只听他大声喊道:“莫怕!拿出胆量来,大不了是掉落沟里湿湿鞋”说罢,自己便大步在独木桥上走了一个来回。

趁这空隙,我悄声问身边的同志:“这首长是谁?”“罗司令。”噢,果然是他!太热的天,着装整齐,裹绑腿,扎腰带,左腰上挂支左轮手枪,那身影,那嗓音,那风度,确是一个标准的军人!

队伍回到操场上,罗司令员放开嗓闻讲评:么今天的早操,我的评价是‘及格’!下一次如果还是这么个水平,那就不及格喽!我们支队不久就要继续东进,那里的环境要地这里艰苦得多,政治干部光会宣传鼓动摇笔杆子就不够了,军事上也得有点真功夫!艺高入胆大,功夫全靠练。野外训练也是一样,练多了,熟能生巧,巧能壮胆。胆就是真功夫,有了这个‘胆’,环境再艰苦,也是‘张飞吃豆芽——小菜’!同志们,我说得对不对呀!”“对——”我和大家高声答着,好象要把一时间周身猛添的劲儿都在这个“对”字里喊出来。

队任解散后,罗司令员叫住我,说:“小伙子,你的军事素养不错呀,看得出,是从部队调来的吧(当时,我们机关多数是青年学生,参军不久),多大了?在政治部做什么工作?”我答:“二十岁,任组织科长。”

“噢。”罗司令员笑呵呵地看着我,又问:“原来在什么部队?”

“新四军军部特务营。”

“噢,是去年年底随张云逸同志第一批过江的,哈哈,你在江北的资格比我还老哩。”

罗司令员亲切幽默的话,倒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说:“司令员,你是今年春上和叶挺军长一起来江北的吧!”

“是啊,你看,不到半年时间,形势发展多快!可是,这跟唱戏一样,才仅仅开了个头,好戏还在后头呢!只要我们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依靠群众,坚持东进,华中的抗战就有希望了。”

从罗司令那充满信心的话语里,我看到了他对党的事业的忠诚和不折不扣地执进东进方针的坚定信念。对于这一点,我日后与他接触愈多,感受愈深。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