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皖东抗日战场上的罗炳辉将军

时间:2010-06-24 21:10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王树 点击:

1939年8月,罗炳辉带领第五支队越过津浦铁路,向东挺进,开辟根据地,9月3日,罗司令员部署和指挥一打来安城,鏖战三昼夜,胜利收复了来安,开辟了以半塔为中心的津浦路东游击根据地,日军11月21日又派重兵袭占来安城,罗司令员指挥了二打来安,毙敌200余名,再次收复来安。半塔保卫战后,刘少奇率中原局移驻半塔地区,巩固和发展了皖东抗日民主根据地。1940年5月27日,日伪军两千余人由滁县出发扫荡,再次占领来安城,著名的“三打来安城,火烧鬼子兵”的战斗就在这背景下打响了。

罗司令员在获悉日军突然增兵来安、还夜不扰民后,分析敌人要来个先下手,把我主力吸引过来,然后各据点的敌人出动抢粮。罗司令员笑道:“那我们也来个先下手!要是我们在来安方向打不好,让敌人占了上风,整个根据地形势就乖张罗!”“乖张”是他家乡土话,意即“危险了”。罗司令员当机立断,命令部队一定要在天亮前发动战斗。

罗司令员总结前两次攻打来安的经验,对三打来安城作周密的部署:以八团一营自北门,二营自东门,十团一营自城南,三面围攻,以八团三营在西门埋伏和准备打援。5月30日夜1时,八团一营秘密从城东下水道潜入城内,其余各部乘云梯爬城墙进入鼓楼、城西小学等指定位置,罗司令员下令发动总攻,被包围的日伪军据守高屋顽强抵抗,由于我军没有火炮,一时拿不下据点,罗司令员命令采取火攻,即用草鞋、木棒等绑住火药包扔在房顶,或将炸药装进竹筒,外包浸了桐油的破布引燃后扔入敌阵。顿时,所有日军据守的房屋都着了火,来安城内烈焰腾空,红瓦乱飞,墙倒屋塌,敌人在火焰里狼奔豕突,有些敌人冲出火场立即被我军打死,侥幸漏网的沿街挨巷乱窜,经两小时巷战结束战斗。敌人到来安没有过上一夜,大部分的日、伪军连同他们的作战计划,便随着一场大火化为灰烬了,天亮后,经搜索查明数百敌人葬身在火海中,只有少数向滁县方向逃去。

1941年4月,罗炳辉亲自谋划和指挥了金牛山反袭击战,初试了他创造的“梅花桩点式战术”,打得日本侵略者首尾不能相顾,晕头转向。当时我军为巩固和发展淮南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从金沟镇出发经天长县铜城、汊涧向战区开进,在六合东旺庙、四号墩集合,4月14日夜至16日,在罗炳辉亲自指挥下,对天长、仪征、六合地区敌据点、交通线展开破袭战,夜袭谢家集,切断天扬公路北段交通,击溃甘泉山追来之敌百余人,伏击由扬州来援的日本军队,击毁军车3辆,毙伤日军10人,于十二里岔将仪征出援日本30余人、伪军50余人全歼,生俘日军2人,我军经数日连续六次战斗后,撤至金牛山,盘马弯弓,休整待命。

金牛山坐落在六合县境东北,四面为山河环绕,丘陵洼地便于隐蔽兵力,我军团部设于金牛山南的大陈庄,四个营分别按“梅花桩”即呈梅花瓣状部署宿营四个方向。4月16日夜,驻扬州、仪征的日军及伪军700余人携火炮、掷弹筒等夜袭我团驻地大陈庄,我军从大陈庄突围后迅速占领五里墩高地,天亮后开始反击,三营从侧面进攻,机枪吐出火舌,杀声盈野,日军以掷弹筒向我射击,我军组成以长柄大刀手为主的突击班,从敌侧绕到敌后,砍死敌掷弹手数人,敌势顿挫,我军趁势冲入敌阵,展开肉搏战,终于歼灭该敌大部,夺回大陈庄等。我军将残敌全部压在陆家洼一带坟地,命令一营、二营分三路扑向敌群,经过短兵相接的战斗,杀得敌人死伤累累,狼狈逃窜至尹家河,我军又用机枪封锁桥头,此时我战士弹药已告罄,就用特制的关云长的长刀再次与敌展开肉搏战,砍得敌人无处可逃,当然我军伤亡也大,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冲杀,少数残敌经月塘集逃往仪征。

翌日,仪征日军胁迫伪政权出面同我抗日民主政府协谈,要求我方准其收回遗弃在战场上的尸体。我方从革命人道主义、扩大政治影响的原则出发,同意敌军收尸。金牛山反袭击战是我与日、伪军进行的第一个大仗、硬仗,是罗炳辉的“梅花桩点式战术”作战的胜利,计毙日军200余人,伪军3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9挺,掷弹筒两具等。战后由新四军战士许平填词、黄灿谱曲的《金牛山上打胜仗》在皖东迅速传唱开了:新四军,真正强,抗日救国的好榜样,金牛山上又打大胜仗,布下了天罗和地网,杀得鬼子汉奸没处藏!罗司令摆下“梅花桩”,杀伤他四五百,活抓他几十双,胜利品也挑它几十筐,……

战后,日军翻遍中外战术大师的经典著作,也找不到“梅花桩战”的只言片语,只好命名为“罗氏战术”。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