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彭雪枫将军殉国纪实

时间:2010-10-26 21:3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步云 点击:

彭雪枫将军殉国距今已整整43个春秋了。

43年前,抗日烽火燃遍中州大地。在战火纷飞中,彭雪枫同志率部南征北战,浴血疆场,最后在河南省夏邑县八里庄战斗中,不幸壮烈殉国。作为他身边从事秘书工作的我,有责任把所目睹的他殉国前后的情况,如实的记述下来,一则可供同志们日后参阅,同时也是生者寄托对死难烈士的缅怀之情。

1944年夏末,活动在淮北地区,洪泽湖沿岸的新四军第四师,接军部指示:为了恢复豫、皖、苏抗日民主根据地,由淮北军区司令员兼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率四师主力一部(4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西越津浦铁路,直插萧(县)、宿(县)、永(城)、夏(邑)地区,横扫敌伪,迅速恢复豫皖苏抗日民主政权。根据这一指示,彭雪枫师长立即动员, 着手准备,并于1944年8月挥师西进,从徐州以南,顺利越过津浦铁路,在萧县境内首战小朱庄,消灭了顽军司令王传绶以下1800余人,扫除了西进道路上的第一个障碍。接着继续向西,进入永(城)夏(邑)地区。当时在夏邑境内的八里庄住着顽军司令李光明部,挡住我们西进的道路。为了扫除这一障碍,彭雪枫同志决定攻打八里庄。

八里庄在夏邑县城东南30华里,顽军支队李光明率部1000多人盘踞在这里,深沟高垒,工事坚固。我们决定以3个团的兵力投入战斗,其中九旅二十五团担任主攻,十一旅三十二团打援,骑兵团则为指挥部总预备队。9月10日,雪枫同志对各参战部队下达了命令,并规定当晚10时开始运动,次日凌晨3时进行攻击,拂晓前消灭圩内敌主力,天亮后继续肃清残敌,打扫战场,结束战斗。布置完毕后,彭师长和张震参谋长即率师指挥所尾二十五团向八里庄前进。

金秋的9月,白日里依然溽暑炎天,入夜,阵风拂来,却又凉意袭人。临近中秋之夜,本应月照中天,可此刻,月亮被吞没在云层里,云暗天低。黑漆漆的田野,把战前紧张的心情,更压得透不过气来。这时,奔袭顽敌的队伍,在豫东平原的旷野里,悄无声息地向前急进着。彭师长骑着他的“火车头”白马,同参谋长张震并辔前进,低声谈论着即将展开的这场奔袭战。突然,前边传过来“原地休息”的口令。我俯下身来,向远处仔细看去,只见雾沉沉的一座村镇的轮廓。有人小声告诉我:“前面就是八里庄。”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犬吠和八里庄敌人给自己壮胆的喊叫声。这时,彭师长已下了马,叫我到前边找二十五团徐体三团长问问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很快跑到前边找到了徐团长。原来在白天侦察时只发现圩子四周沟深墙高,圩墙底部有几处暗堡,而现在却又发现有鹿柴。二十五团正根据这一新的情况研究攻击方案。我把这一情况报告后,张参谋长向彭师长建议,由他到前沿亲自观察一下再定。师长同意后,张参谋长马上到前沿去了。过了一会儿,参谋长返回告诉雪枫师长,刚才侦察发现的鹿柴是一棵大树,敌人把它砍倒,堵在圩门口,防止我们正面打击圩门,壕外并无鹿柴。师长听后,决定仍按原计划进行攻圩战斗。

黎明前,仍显得夜色很浓,四野里更是出奇的寂静。突然,一声尖利的冲锋号声刺破夜空。一霎时,八里庄周围都响起了枪声,一阵紧似一阵。紧枪密弹响过之后,前沿又传来阵阵杀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不一会儿,一个通讯员快马跑来,向雪枫师长报告说,尖兵排已经越过壕沟冲进圩里去了。这时,我们大家都舒了一口气。接着就听师长指示来人说:告诉徐团长,要巩固突破口,后续部队迅速跟进,向纵深发展,以扩大战果。来人走后,雪枫师长要我们随他移至圩壕前沿,以便指挥。这时,枪声只在圩内像炒豆子似的响个不停,东方天际已泛出灰白色。不多时,圩内枪声逐渐稀疏下来,雪枫师长和张震参谋长寻路向圩内走去,我和师长的警卫员刘树芳也一同跟着进来。一路上不断碰到我们的战士押着俘虏向打麦场走去,一些胆子大的老百姓从门内伸出头来向外张望。这时天已大亮,红日东升,圩内敌人基本上已被消灭,枪声也逐渐停止,只有圩子南角一个炮楼上的敌人还在负隅顽抗。

战斗一松下来,我们突然意识到首长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我和刘树芳赶快把两位首长安排在圩内的一个天主教堂内休息。刘树芳弄些柴草,铺上油布,要雪枫师长临时休息一下,并找来开水,把出发时带的月饼拿出来分吃。但师长没顾得上休息吃东西,就立即叫我把政治部主任吴芝圃找来,要吴主任去安置伤员和牺牲同志的后事以及俘虏的处理,要张参谋长指挥二十五团尽快用平射炮(用迫击炮改装的)把西南炮楼上负隅顽抗的敌人消灭掉。张、吴首长走后,雪枫师长才坐在草铺上一边喝开水,一边吃月饼休息。一块月饼还没吃完,就听圩子的西南方向响起了炮声和一阵紧密的枪声。雪枫师长急忙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迎面进来个通讯员报告说,西南炮楼被我们的炮火击中,炮楼上的敌人突围向南跑了。雪枫师长听后马上通知骑兵团,要骑兵向南从侧翼运动,迎头拦击敌人,命令炮兵向突围到开阔地的败兵群轰击。布置完毕,他拎起随身的左轮枪走出教堂,向南圩墙走去,边走边要警卫班派人去告诉警卫营在南圩门内集结待命。他随即登上南圩墙瞭望敌人突围南逃和我骑兵纵马扬刀、拦头劈杀逃敌的情况。为彻底、干净消灭突围的敌人,他命令警卫营立即打开南圩门冲杀出去,正面追击。他在圩墙上挥手高喊:“同志们冲呀!不要跑掉一个敌人”。警卫营的战士一看见雪枫师长亲自指挥,个个精神抖擞,勇猛冲杀。突围的敌人被我骑兵迎头截击,警卫营背后追杀,加上迫击炮轰打,晕头转向,东突西窜,盲目射击,流弹横飞。这时雪枫师长仍在圩墙上挥手高喊,鼓励士气。刘树芳看到雪枫师长太暴露,劝他下到散兵坑里,但他不下来。我当时看到徐体三团长在圩子东南角上,就跑去请徐团长来劝雪枫师长。在徐团长劝说下,他才勉强下来。就在他刚跳到散兵坑,一手扶住刘树芳 ,一手抓住我右膀,立足未稳时,一颗流弹射中了他的左胸。我当时并未想到他已中弹,因为既未流血,也看不到伤处,只以为他跳下时没有站稳。我和刘树芳连忙向前推扶,但他紧紧抠住我的手不放,依躺在我胸前。我喊他也不作声,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看到他脸上无血色,毛血孔在收缩,这时我才意识到雪枫师长可能负伤了。我和刘树芳迅速把他抬下圩墙,找来一张绳床,把他放下,刘树芳撕开他的上衣才发现,在左胸有一个弹穿的洞,因击中心脏,没有穿射,血未外流,积血心腔。马上找来警卫营的卫生员进行包扎,但已无济于事,呼吸越来越微弱。我俯身用手掌放在他嘴上,知道他停止了呼吸,我掏出他身上的怀表,一看是11时20分。这时张震参谋长和吴芝圃主任都来到跟前,为了不影响部队情绪,他们决定封锁消息,谁也不准透露出去,同时要十一旅滕海清旅长迅速购置棺木。滕旅长着人在王白楼子一个大地主家用500块银元买了一副油漆好了的棺材,将雪枫师长入了殓。第二天,就决定将雪枫师长的灵柩送往路东,并委派政治部军法官宗晓天同志沿途护送。后来,雪枫师长灵柩一直停放在成子湖边柴滩上。转年2月,边区在洪泽湖西岸半城镇开了军民追悼大会,雪枫师长就安葬在半城镇西门外。从此,一代英杰就长眠在风光绮丽的洪泽湖畔。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