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我的抗战——九旬老兵的抗战情

时间:2013-07-19 09:4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汪超 李后祥 马启兵 点击:
王忠伦老人正在讲述打鬼子的故事

王忠伦老人正在讲述打鬼子的故事
 

“中条山高又高,铁样坚,钢样牢,飞机轰不动,大炮打不倒……”虽然已经是92岁的高龄,但每当回忆起当年的那场战斗,王忠伦总能铿锵有力地唱出这首当年的军歌。中条山会战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中国军队在山西范围内的一场大规模对日作战,中国守军伤亡惨重,作为那场战斗的亲历者和幸存者,王忠伦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农村孩子考入黄埔军校

1941年春天,20多岁的王忠伦从黄埔军校汉口分校步科毕业后,就被分到当时的第一战区长官卫立煌的部队中,当时,日军正伺机大举进攻中条山。

王忠伦出生在肥东县的农村,小时候却是在全椒县的外婆家长大。外婆供他上学,上私塾的王忠伦成绩很好。上完私塾后,王忠伦在家种了几年的田,后来又和堂哥、堂弟一起投靠在金寨县当政府文书的伯父,准备谋个差事。

那时,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卢沟桥事变、南京大屠杀……这些消息让年轻的王忠伦震惊不已。不久后,听说位于河南洛阳的黄埔军校汉口分校正在招生,他就和三个同伴一起去了河南洛阳报考。最终,同行的三人中,只有王忠伦一人被录取了。

“一个文化课考试不及格,一个身体素质不过关!”王忠伦颇为自豪地介绍说,由于自小受过教育,又干过农活,身体素质好,所以招考轻松地就过关了。在黄埔军校,王忠伦受到了严格的军事教育,一年半后,他从黄埔军校步兵科毕业,开始了他的抗战生涯。

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中条山战斗中,王忠伦所在的部队负责临潼一带黄河沿岸的防守。“日军驻扎在黄河北岸,我们的军队就驻扎在黄河南岸,两军隔河相望,敌人冷不丁就想搞偷袭。”

王忠伦告诉记者,由于日军从水路和空中两路频频突袭,其所在的部队伤亡十分惨重,许多战友都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中,他自己也是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天晚上,王忠伦与一名战友正在黄河岸边的阵地观察,突然,一阵冷枪直接射了过来,原来,敌人又发起了进攻。王忠伦刚反应过来,身边的战友已经头部中弹,当场牺牲了。“我一直和他并肩走的,子弹稍稍偏一下,那个倒下的人肯定就是我了。”

还有一次,正值午后,王忠伦与战友正在营房附近休息。突然,飞机的轰鸣声呼啸而来,随即,一颗炮弹落在了王忠伦身后。“炮弹落下的地方距离我也就几十米远,炸出的土把我整个人都埋了起来,等我从土里爬出来时发现,三名战友都中弹牺牲了。”

王忠伦说,目睹了战友们的遭遇,这让他对日本鬼子更加痛恨。1945年,日本投降,王忠伦与部队来到郑州,接受日本某部队的投降。“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日本兵,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就打了一个日本兵几大嘴巴以泄愤。”

晚年跟着儿子在工棚生活

近日,记者找到王忠伦老人时,他就住在长丰县岗集镇的一个建筑工地的工棚里。这是他大儿子打工的地方。老人头发早已雪白,戴着一副镜片碎了的老花镜,床头放着《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之类的书。

老人告诉记者,抗战胜利后,他就回到了肥东老家,当了一名小学教师,之后便娶妻生子。王忠伦老人养育了5个子女,如今,老伴早已过世,几年前,第二个女儿也去世了。现在,老人就由四个子女轮流照顾着。“他们都在工地打工,他们到哪,我就跟着。”

“中条山高又高,铁样坚,钢样牢,飞机轰不动,大炮打不倒。敌人当它是盲肠,我们拿它做城堡。八次围攻,九次包抄……”在向记者的讲述过程中,老人不时会铿锵有力地唱起这首歌,一字不落。(汪超 李后祥/文 马启兵/图)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