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走进1938年的温家套

时间:2014-10-08 10:58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吴林红 谢艳琴 蒋晓龙 点击:

荷风轻扬,稻花飘香。8月的温家套一片鱼米之乡的如画景象。

温家套是巢湖市居巢区中垾镇河口、温村、孙村3个自然村的统称。在村边老人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了一座灰色的纪念碑前。“温家套惨案纪念碑”,字字苍劲,深似刻骨。伫立碑前,悲从中来。顺着村民温天柏的讲述,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历历在目……

日本兵之死

恍惚之间,我们沉重的脚步踏上了1938年温家套狭窄的圩埂。

这一年,日军第六师团权井支队侵占巢县(巢湖市),其中一小股日军驻扎在温家套附近的龟山脚下。他们经常四处流窜,骚扰劫掠,搅得整个温家套鸡犬不宁。

9月24日,日本兵野村郎窜到孙村,在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妇女。忍无可忍的村民奋起反抗,三榔头将其击毙,沉尸巢湖。得到汉奸告密,小队长小桥带着十几个日本兵来势汹汹,将孙村搜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的日军气急败坏,便将从温家套抓来抢修淮南铁路的几十名苦力扣为人质。就在这天夜里,孙村青年孙吉余、罗老五等人,划船从水路进村转移家中财物,被守在村边的日军抓住。日军残忍地用刺刀戳通孙、罗的锁骨,穿上铁丝将两人系在一起。

迫于日军淫威,孙村的12名苦力每天划着大盆下湖捞尸。但大家总是有意避开抛尸的那块水域,生怕捞到尸体有了证据,给乡亲们带来劫难。有一次,尸体已经钩起,大家又乘着鬼子不注意重新丢进湖里。就这样,一连几天,他们每天都是两手空空。

恼羞成怒的小桥扬言:“从今天起,一天捞不到尸体就杀一个人,两天捞不到杀两个,直到把三个村的人杀完为止。”当天,尸体仍然没有捞到。第二天,日军就用白布蒙住孙吉余、罗老五的双眼,带到龟山脚下砍头示众。傍晚,在日军的严密监督下,尸体打捞出水,当晚进行火化、埋葬、立碑。碑文刻着:“故陆军工兵野村郎之墓。昭和十三年八月十日战死”。

丧心病狂的日军没有就此罢休,孙村的12名苦力仍然被集体屠杀。村民闻讯,纷纷远逃。日军又通过汉奸朱维民欺骗群众:“只要你们3个村子赔偿400石米钱,就可以买安。”善良的人们信以为真,便求亲告友,变卖家产,凑齐了400石米钱“买安”。

这时,已经快到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大多数群众陆续回村,准备过个团圆节。谁知,平静的空气里正酝酿着一场惨绝人寰的阴谋。

血洗温家套

10月7日凌晨,一阵阵尖利的哭喊声撕破了温家套的宁静。14岁的温天柏从梦中惊醒,一骨碌爬起来就向门外狂奔。“鬼子进村了——”暴风骤雨般的枪声迅速淹没了人们凄厉的呼救。

小桥纠集100多名全副武装的鬼子和汉奸,分水陆两路包围了温家套。这一年汛期,巢湖水位猛涨,温家套圩区成了水中的一座孤岛,惟一的一条圩埂也被鬼子封锁。手无寸铁的群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鬼子进村后,见人就杀,逢屋便烧,施行残酷的“三光政策”。雪亮的刺刀和熊熊的大火照亮了昏暗的黎明。

孙村的孙世宏之妻黄氏被日军捉住,挖去两乳,抛入湖中;孙善武的祖母,年已七旬,被日军用刺刀挑着,放在火上烧,惨叫之声令人肝胆俱碎。日军一面在孙村屠杀,一面又派50余人跑步进入温村,用机枪向村里扫射,并投掷手榴弹.很多村民倒在血泊中。日军搜到温天全家后院,发现地洞里藏着许多人,就端着刺刀,喊出一个杀一个,一共杀掉十几个人。最后,日军点燃稻草,把藏在洞里的温天顺父子活活熏死。温天科的母亲带着年仅周岁的小孙儿逃命,日军把老人刺杀后,将小孩按在地上,用刺刀在孩子的肚皮上划方块,痛不欲生的孩子拼命挣扎,日军却站在一边哈哈大笑。

日军杀到河口村时,发现砻坊的楼上躲了几十个村民。就用稻草堆在楼下放火,又向楼上扔手榴弹,村民们无法藏身,逃出门外,被杀得一个不留。日军又发觉砻坊的地窖内还藏有二三十人,他们便封住地窖口,灌进柴油点火,顿时烈焰腾空,数十人化为灰烬。最后,日军将温村100多人赶到一个大院内,先扔手榴弹炸,后用机枪疯狂扫射,再放火焚尸……

傍晚日军才退。幸免于难的人们乘着如墨的夜色,三三两两逃向远方。绕过乡亲们惨不忍睹的尸体,踉踉跄跄的温天柏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了眼泪。

67载日出月落,67载风雨晨昏,那股浓烈得令人窒息的血腥味,一直淤积在温天柏沧桑的记忆深处。对于他这样的亲历者来说,每一次回忆都是一轮痛苦的折磨。“惨哪——我们3个村子共316人遇害,房屋900多间化成了灰,损失了钱粮无数……”

向晚时分,阴云低垂,无数只蜻蜓低空飞舞。几声低沉的雷声滚过,一场大雨瞬间即至,和着温天柏的一声悲苦的长叹,老天也仿佛因那场过去的血腥而愤怒,而悲怆。(吴林红、谢艳琴、蒋晓龙)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