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老兵讲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时间:2014-10-08 11:01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陈利 点击:

【人物简介】:张德考,1944年11月参军,后为某军后勤部部长,1982年转业到地方,任安徽省物资局副局长,1990年离休。

安徽日报8月15日讯我的家乡在安徽泗南县魏营乡(今属江苏泗洪县)。抗战时期我的家乡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遭受日本兵的涂炭。1941年中秋节,家乡附近的双沟镇突遭敌人占领,600多无辜百姓被杀害,20多户人家全家被杀光,烧坏房屋2000多间。那年我只有15岁。

1942年冬天,敌人对我淮北根据地中心区青阳、半城、魏营等地大扫荡达30多天,我随父母赶着牛驴驮着东西随众多乡亲到村南数里的大沟内隐蔽。饿了吃干粮,渴了喝凉水,天气已很冷,夜间即睡在野地里,一连数日,苦不堪言。一天傍晚我回村了解情况,险与敌人遭遇。回到村里,祖父母讲敌人住在街上,未到村里来,后来敌人在我部队打击下撤退了。我们不少人到街上去看,但见一片遭劫景象,墙上贴着什么大东亚共和圈的标语。不少房子被烧,到处是垃圾。有的妇女被奸污,东西被抢,群众对敌人是一片愤怒咒骂声。日本兵疯狂扫荡后,村子一百多户村民的日子更加难熬了。我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没有饭吃不说,到了冬天连一床棉被都没有。只能用蓑衣当棉被,经常被冻醒。每天都有村民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日本人的罪恶行径在我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1944年11月,我怀着消灭敌人、保家卫国的雄心壮志,加入了抗日队伍的行列。到部队的第一天,上级发给我新鞋新衣服,最使我激动的是有一床新棉被。这一夜我搂着新棉被高兴得无法入睡,睡在被子里好像是自己的家,感到特别暖和。从此,我走到哪就把被子背到哪,它与我一起走过了那段抗战岁月。

我当兵前曾读过书的,后来部队决定我留在后方,既当宣传员又为前线运送物资。我牢记部队领导的话,“在后方和前方打仗一样重要”,工作起来特别有劲。为了组织家乡全体民众参加抗日,我除召开各种会议外,还动员自己的弟弟和青年参加农救、妇救和青年救国会,动员贫苦青年和富裕家庭出身的知识青年,参加抗日革命工作。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在那些日子里,我与部队其他同志一道,积极宣传抗战,教唱抗日救亡歌曲,提高群众爱国热情,鼓舞斗志。那时,在淮北大地上的农田村庄、政府课堂、连队到处都是嘹亮的歌声,那些歌声至今都仿佛在耳际回响。(张德考口述,陈利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