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欧家岭的枪声

时间:2015-03-20 10:5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李云胜 光其军 点击:

在安徽桐城和舒城交界的地方,群山环抱,层峦叠嶂,山势险峻。1930年6月,中共安庆中心县委在此成立了“皖中工农红军独立团”和“桐舒庐边区苏维埃政府”。同年农历七月三日,欧家岭举行暴动,国民党部队分别从大关、小关、北岗、草鞋店、霸王街五路进攻,为保存力量,独立团和边区政府撤出欧家岭……

去大关拜谒先烈

桐城有名,那里诞生了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等著名的散文家,文人里鲜有不知道桐城派的;桐城大关有名,那里有古洞岩、霸王街、五岭湖、大关老街等多处美景,驴友中少有不了解这处自然景点的;桐城大关欧家岭有名,那里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发生了欧家岭暴动,从此,皖西南革命根据地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研究党史的人自然会将目光投向那里。

桐城党史办的同志把我们带到了麻山水库,那是去欧家岭的必经之地,虽说雨后山水聚集,却也碧波荡漾,不见一点浑浊。水边的几棵垂柳,微风中挥动着细细的枝条,多像是婀娜多姿的舞女。宁静的水面上,几只野鸭子在嬉戏,扑腾起一片涟漪,更增添了水库的幽静。不时有一些白鹭在水面上鸣叫着飞翔,与水中的倒影浑然一体,实在令人感喟。

而前面不远处就是欧家岭,当我们的脚步跨进那里的一刹那,顿时明白了当年皖西南的革命先烈们为什么要选中在这地方举行武装暴动了。放眼望去,周围层峦叠嶂,山道崎岖,人烟稀少,山势宛如一条苍龙,横卧在天地之间。我们忘记了劳顿,被满山葱郁的绿色和叮咚的溪流诗意着,恍惚间,就像是走进了一幅清新怡然的山水画中。

知道大关欧家岭很早了,因为那里属于皖西南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在大别山革命老区长大的我,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听老师给我们讲革命传统故事的时候就提到了欧家岭。但那时年龄尚小,只能是模模糊糊地在头脑里留下了一个印象。

没想到30多年以后,我真的踏上了这片红色的土地。雨后的欧家岭,天蓝,山青,水绿,处处都是怡然恬静的田园风光,这让久居城市又被尘世羁绊的人,莫名地就有了亲近的冲动。而微拂的风儿,缓缓地从绿色的深处掠过面颊,又让人备感惬意。我们一行人,一路上闻着原野自然清新的气息,在自觉与不自觉间心灵自然就被激发,那些神往和遐思也就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重重叠叠了。

远处,就是高耸的烈士纪念塔。

政府设于农民家

“五月姣姐望亲人,望郎望得泪水盈。送郎一顶大草帽,又遮日头又扇风……”一阵银铃般的山歌在山崖上飘出。我的朋友小赵从事民间文艺收集整理已经多年,他对我说,在上世纪30年代,这里就流传了许多红色山歌,歌词淳朴、贴切,反映了当时军民鱼水情深。

我们急于尽快到达革命烈士纪念塔,沿着“之”字形山路攀上崖头,终于站在了它的面前。当地的老乡介绍说,再往上走数百米,就是桐舒庐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当年的桐舒庐边区苏维埃政府就设在一户姓陈的农民家中,解放以后还有5间土墙茅屋。1985年9月,桐城县人民政府公布旧址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幸的是1997年岭上发生火灾,旧址也被烧毁。

那次火灾之后,为了纪念欧家岭暴动以及在那次暴动中牺牲的烈士,大关镇政府会同有关部门自筹资金,群众也自发地捐款,将烈士遗骨重新进行安葬,并建碑纪念。可惜的是当年桐城县委早期领导人陈雪吾召开大会宣布暴动的操场,现在也已变成了一片农田。

我们伫立在烈士塔前,凝望着大理石上镌刻着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思绪飞腾,革命战争年代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恍惚就呈现在眼前。

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桐城、舒城、庐江三县反动势力对百姓施以苛捐杂税、重利盘剥。1929年10月,中共桐城县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决定筹建革命武装,在欧家岭举行农民暴动,以实现工农武装割据的新局面。陈雪吾、张顺卿两位同志负责军事工作,筹集枪支弹药。

1930年5月,中共桐城县委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制定武装暴动计划。

1930年6月15日,陈雪吾等领导了庐南罗家嘴暴动,打垮了七家桥、罗昌河反动团防的联合武装,挺进欧家岭。同时,县委委员陶国器、王靖疆成功争取和领导了地方反动武装40余人的起义。张顺卿也率领一支起义队伍西击青草塥,转战龙眠山,并与红33师取得了联系。该师派特务营营长朱锦明带领部分红军战士,配合起义队伍行动,朱锦明在突袭了庐西北白石山和庐西大小马场后,与张顺卿的队伍汇合,一同奔向欧家岭。

6月底,欧家岭外围地区和西部一些地区也基本被我军控制。陈雪吾在欧家岭新辟的操场上召开大会,代表中共桐城县委宣布举行武装暴动。同时陈雪吾根据中共安徽省委命令,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皖中独立团正式成立,陈雪吾任团长兼政委,团辖4个营;宣布成立桐舒庐边区苏维埃政府,开辟革命根据地。随后红军独立团迅速发展,并向贫苦百姓宣传共产党政策,并劫富济贫,打下地主土围子2个,缴枪40余支、粮食3万多斤,解救被关押的农民20余人。建立了欧家岭革命根据地,范围包括桐西、桐北、庐西南、舒西南,纵横200华里,有群众50余万人,控扼了大关、小关、三十里铺等交通要隘。

陈雪吾其人其事

欧家岭暴动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而这和陈雪吾的名字是分不开的。

陈雪吾出生于1902年,桐城东乡(今属枞阳县)人,1919年考入安庆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受“五·四”新思潮的影响,积极追求革命真理。

1923年,陈雪吾随其四叔陈野先在山东高唐县供职,其间结识了不少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在他们的影响下,他积极支持当地抗捐抗税斗争,为此被逮捕,后在友人帮助下出狱。1926年,他进入武汉安徽党务干部学校学习。翌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奉命回家乡桐城开展革命活动。

1928年初,中共桐城支部成立,陈雪吾当选为五人干事会成员。中共桐城区委成立后,陈雪吾任区委委员兼方家仓党支部书记。次年3月桐城临时县委成立,陈雪吾任县委宣传部长兼军事委员。10月,陈雪吾受命筹集武器,策动了县城民团起义,并吸收叶明义农民自发武装,建立起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1930年2月,陈雪吾任桐城县委书记,在方家仓主持召开了县委扩大会议,研究发动武装暴动工作。2月上旬,他带领突击队员突袭孔城商团,缴获他们的枪支和弹药,为武装暴动准备了武器。4月底,桐城、怀宁、太湖等县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后,陈雪吾辞去县委书记之职,集中精力进行暴动的准备工作。6月,陈雪吾率队往欧家岭起义,成立了“皖中工农红军独立团”,陈雪吾任团长,建立了以欧家岭为中心的根据地。不久,国民党军队重兵“围剿”欧家岭,红军独立团损失严重。

1931年,桐、庐党组织合并为中共桐庐县委,陈雪吾任县委书记,他率领赤卫队员先后镇压了恶霸地主郑英甫和国民党特务刘之谓。当时因庐江南部遭受水灾,地主恶霸乘机高利盘剥,陈雪吾发动群众开展大规模的“吃大户”斗争,帮助灾民度过了荒年,取得了斗争的胜利。这一时期,为发展革命武装,陈雪吾指示郑秉衡办起民团和兵工厂,使中共桐庐县委有了直接指挥的合法武装和可靠的武器来源。

1933年2月21日,因叛徒出卖,陈雪吾不幸被捕,被押解到桐城县城监狱,敌人威逼利诱,陈雪吾始终不为所动,3月17日在桐城县东门外紫来桥下就义,年仅31岁。

在那烽火弥漫的战争年代,皖西南的革命活动真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在舒城县的史志中也看到了介绍舒城县欧家岭战斗的资料,那其实和桐城欧家岭暴动是一回事。我在地图上看到,欧家岭位于桐城、舒城、庐江三县(市)交界的地方,从地形上看,的确是个打游击的好地方。

不过,当年还是敌强我弱的态势,轰轰烈烈的欧家岭红色政权日益发展壮大,国民党安徽省委主席陈调元再也坐不住了,1930年农历七月三日晨,他下令国民党安徽省军队和纠集的桐城、舒城、庐江三县地方武装分别从大关、小关、北岗、草鞋店、霸王街五路进攻,扑向欧家岭。独立团及边区政府凭山扼守,据险阻击,激战三天三夜。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为保存力量,独立团和边区政府撤出欧家岭,化整为零,继续坚持武装斗争。

我曾经接触过几个地方争抢名人的现象,比如三国大将周瑜。几年前,庐江的周瑜墓举办开园盛典,我有幸参加。当时庐江和舒城就周郎的故乡归属问题争得不可开交。不言而喻,那样的争执,除了拥有名人故乡人的一点自豪感以外,恐怕还有一些发展地方经济的考虑在里面。

但红色遗址就不同了,相信大家在保护、整理先烈的遗物、遗迹的时候,心里都是充满了敬仰之情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