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耄耋老人欲寻黄营长的足迹

时间:2015-03-20 11:5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园园 蔡威 李磊 点击:

“你们咋知道有这场战斗呢?好多年没人提起它了。”下午时分,当记者来到蜀山区小庙镇长岗社区,找到91岁高龄的瞿一凡老人时,刚刚午睡起床的他听说“长岗店战斗”这几个字,立刻来了精神:1942年,日军进入肥西县长岗店,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后惨遭桂军埋伏袭击,损伤严重,再也不敢涉足长岗店。而瞿一凡老人对这场战斗中,一位姓黄的营长印象颇深……

这次战斗的指挥部就设在我家

让人惊讶的是,老人居然一口报出了在长岗店战斗中这支部队的番号:172师516团。“怎么能忘掉呢?当年516团的一个营指挥部就设在我家里啊!”瞿一凡老人提起这场战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那一年瞿一凡17岁,正是上学的年龄。战斗开始前几天,一位姓黄的营长带着警卫住进了瞿一凡家。“黄营长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和部下交流时说着一口听不懂的广西话。”他指挥着士兵们在大桌子上铺开地图,瞿一凡家中的堂屋也就成了这场战斗的临时指挥部。大战在即,黄营长不太爱说话,但他每次看到黄营长领着部下商量对抗日军的策略时,他心里总是热血沸腾,不曾想过害怕,此时,还是一名热血少年的瞿一凡,心中坚信中国军队必然会击败日军。

随着战斗越来越近,瞿一凡发现村子里黄营长手下的士兵开始忙碌起来:他们开始在村子各处挖战壕,又将村里的松树砍下,掩盖在战壕上方,远远望去,这座村子似乎是一个不设防的“空城”。后来,瞿一凡才知道,黄营长是试图引诱日军进村,进行伏击战。

战斗开始的前一天晚上,黄营长派出几个士兵骑着军马,在长岗店北街大喊:“日本人来了,日本人来了。”通知还没有撤离的百姓,赶紧撤离长岗店。黄营长也嘱咐瞿一凡一家人向西边逃,要逃到高刘,那里有中国军队驻扎。

史料记载黄营长名叫黄起

172师516团,黄姓营长……六十多年来,瞿一凡老人心中如此牢记的历史细节,在这份编撰于1946年的《安徽文献》得到了答案:那位黄营长名叫黄起,此外,参加战斗的还有172师514团一部、515团一部。

这份史料上如此记载:“为消灭驻守在长岗店的抗日军队,日军从下塘集、九龙岗、田家庵、寿县、合肥各处抽调零星兵力,配合盘踞寿县吴山庙敌佐藤大队,约900余人,附炮三门,5月27日上午向长岗店守军阵地进犯。守军172师516团黄起营沉着应战,敌屡次猛攻,屡次未能得逞,28日上午10时,516团万邦领营增援,攻击侧翼之敌……”

随后的长岗店的战斗引发了一系列的反应:29日晨,日军从合肥方向增派步骑兵约三百人,并动用了八辆坦克,向中国守军阵地猛攻,中国军队开始组织敢死队,通过扔手榴弹的方式,“炸毁战车多辆”,5月31日,寿县炎刘镇方向的中国军队炮兵主力集结完毕,开始向日军开火,日军伤亡惨重,当日日军顺着吴山庙古树岗方向逃离。“日军伤亡六百余人,俘敌下士班长涩谷昇。”当提及中国军队伤亡时,这份史料仅仅寥寥数笔:“伤亡百余人。”

阵亡营长究竟是不是黄营长?

让瞿一凡没有想到的是,日军虽然大败撤退,但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日军用飞机、大炮对长岗店进行了报复性的袭击,待到他们回到长岗店的时候,此处已是一片废墟。村内外大约堆积200多具高度腐烂的日军尸体。瞿一凡指着村南说:“我们回来时,鬼子的尸体臭得不能闻,我们全给埋在村南的几口大水坑里,几十年了,早就不知道埋在何处了。”

但从此之后,瞿一凡再也没有见到过黄营长。如今的长岗店已经被改名为肥西县小庙镇长岗社区。现今瞿一凡老人的两儿两女生活幸福美满,他已经是四世同堂,每天喝喝茶,遛遛弯,过着安逸的晚年生活。如果不是记者特意向他提起这次战斗,他很少向他人提起这件事。

离开长岗店前,瞿一凡老人特意叮嘱记者:你们一定要去高刘镇,镇上的粮站旁有一处抗战广西军的墓地,这次战斗中牺牲的中国军人全都埋在那里了。听说在长岗店西街国军阵亡了一位少校营长,并且埋在那里,但就不知道是不是黄营长。

一片高楼下的广西桂军墓地

在二十公里外,找到了高刘镇一处废弃的粮站,镇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还有一处抗战将士的墓地。住在附近的周道文老人带我们找到了当年的那块土地。只是今天,竖立在这片土地上的是18层高的居民楼,还有庄稼园和一片荒地,往日的抗战英雄们的墓地早已不再。

“广西兵的墓地就是这里,你现在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了。”周道文老人说,高刘镇为国民政府合肥县政府所在地,一直被国民政府控制,为了防止破坏,当年抗战将士的墓地就选在了镇上。周道文老人带着记者走到粮站大院里一片长满杂草的大坑前说,这就是长岗店战斗中牺牲的抗战将士墓地。解放前,墓地旁边是一处小学,每年清明还有不少广西人前来祭祀。到了1953年,小学迁走,墓地原址上建起了这处粮站。

周道文老人说,这块墓地里埋葬的最高指挥官是一位营长,位于墓地东南端,和他埋在一起的还有广西军的一名连长。“但那位营长姓兰,不姓黄,因为他是这片墓地中埋葬的最大的官,当年墓碑上的字我看得一清二楚。”

当记者给瞿一凡老人打去电话告诉这一结果时,老人一声叹息:如果现在黄营长还活着的话,他应该有100多岁了吧。

战斗还原

1942年农历二月十八,驻扎于土山(今属长丰县)的日军有支小分队,来到合肥北部的小庙镇长岗,在长岗街上奸淫妇女,将长岗附近余晓山圩放火烧掉。归途中,遭中国军队一个连兵力的伏击,日军18人被打死。为了防止日军报复,长岗店中国军队增兵一个营。在长岗店四周挖战壕,做掩体,疏散街上居民。数十天后,日军数百人直扑长岗店。当这支日军由长岗北头入街后,中国军队向日军猛烈开火。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日军在我军的夹击下,被迫由街东一个巷子突围。退到大窖村,在通往合肥的要道上,再遇中国军队的突然伏击,伤亡惨重。与此同时,驻于高刘集的中国军队五一六团另一营部队奉命前来支援,在长岗北数华里的神树岗头与前来救援的日军遭遇,又展开激烈的战斗,双方互有伤亡。战斗进程中,新四军一部队,由寿县急驰配合,牵制吴山方面的日军未敢轻动。此战日军陈尸200多具。日军尸体一部分在第二天反击中被抢走,一部分收集埋在长岗店东南的两口大水坑里。日军遭此惨败,十天后又从土山方向朝长岗店开炮,并派飞机对长岗、高刘等地进行轰炸,把这个原有百多户居民的长岗店炸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