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阜阳城楹联缺失与楹联文化乱象批评

时间:2014-11-18 18:4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巩行远 点击:

城市拓展了,繁华了,需要人们装点,用移植的花草树木、坦荡的街道、成片的公共场地(包括公园)、别致的楼堂馆所等硬件装点,然而,她并不忽略文化布置、精神装点,如文化设施与景点建设,少不了张贴或悬挂的楹联,还有那些相关场所的××口号(如企业口号)、××精神(如安徽省黄山松精神)等。然而,阜阳城的楹联明显缺失,楹联文化乱象丛生。

阜阳城楹联缺失与楹联文化乱象丛生的现象表现有五:一、店铺、公共场所、社会性文化教育宣传单位没有张贴或悬挂楹联的习惯与表现。二、新建文化景点、景观不见楹联,如新建城区内沿颍河、顺泉河岸边的亭台楼榭既没有名称,更没有张贴或悬挂的楹联,好比一张白纸没有着色,一个身穿时装的人没有配置装饰物。三、个别社会性、服务性单位张贴或悬挂楹联规范不够,而且毛病百出,对楹联文化薄弱的阜阳城起到了消极的文化影响、错误的文化误导。试举几例:清河东路老村长酒店门联曰:“啸馆大都偏得月;好云无处不遮楼。”毛笔书写,上下联张挂合规(指上联在右、下联在左),但缺少上款(可无上款)、下款(则不可少),其中“边”字使用了简化字。上下联张挂颠倒者还有颍上北路宏村小酒馆的门联“苦中作乐再拿一壶酒来;忙里偏闲且饮两杯茶去”,易景国际•书香门第(大酒店)大厅联“诗书处世长;忠厚传家远”,雪霁大酒店的颍州郡厅联“接四方贵客归家;迎八面春风入院”;敦礼堂厅联“家在万里外,万里有家此亦家;客自五洲来,五洲来客都是客”(后一“来”字需换)。敦礼堂厅联本是下联作为上联里万里的“里”字误作裹(裡)外的“裏”。还有刘公祠所悬一前人佚名联:“铁浮屠锐利非常,自来中国横行,独畏我顺昌旗帜;金兀术骄狂太甚,妄想坚城趯倒,试问他多大靴尖?”此联文字对仗、立意设境等都没有问题,可惜的是当今一位书写者把上联里“中国”的“国”字误作“原”,下联里“趯倒”的“趯”字误作“踢”。这样,上联里“国”字与下联里“城”字声律失替,因为同步字位同是平声字,下联里“趯倒”的“趯”字误为“踢”,其义则既窄又俗。凡此种种,不一而定。四、阜阳城乃至阜阳市以及所辖各区(县、市)不论官方还是民间没有楹联组织。中国楹联文化组织建设在阜阳地区空白一片。笔者所知,阜阳市地方专致于楹联者不过十个八个,诗词界人士能够同时创作楹联者亦不过三五十个,可以说寥若星辰。五、在阜阳,在阜阳城,人们平时听不到更看不到官方以及有关方面重视楹联文化建设、强健楹联文化精神的口号与动作。如此这般,如此下去,阜阳城乃至整个阜阳市境楹联社会将呈“沙漠化”趋势蔓延开来。此种现象令人担忧。

回望阜阳城前身颍州古城与今阜阳市行政区域前身颍州大地,那真是各种文化包括楹联文化荟萃之地、繁荣之区。笔者搜集掌握有颍州古城与阜阳地区各县景点胜迹、庙宇殿舍的楹联。据此,可知当年颍州古城以及颍州大地楹联之花遍地开放,凡官衙、文化人居住地厅堂,凡景点胜迹,凡学堂考棚,凡规模性店铺,凡庙宇殿舍等,无不用楹联装点,如城隍庙、大观(迎祥观)、文昌阁、聚星书院(今北城小学地方)等都有通过书法形式表现其主旨与人文精神的楹联及其展示的楹联文化。白衣楼,原名“克敌楼”,又名“云载亭”,座落在颍州古城西南角城墙上,乃五座环城楼之一。楼里曾供奉白衣大士,因称“白衣楼”。白衣楼有楹联两副。其一曰:“问大夫、为何倒坐?看恶人、不肯回头。”其二曰:“白莲台上,坐慈悲教主;紫竹林中,救苦难观音。”

北宋欧阳修知颍州治理颍州西湖时,主持兴建有宜远、飞盖、望佳三桥,并曾赋诗三首咏桥。颍州后人有联赞三桥。联曰:

桥立溪头,锁山川一脉;

水浮天际,漾风月双清。

 

翠盖每来题柱客;

碧波常见荡舟人。

 

孤屿桥平望佳处;

轻舟水漫逐渔歌。

楹联文化含量比较厚重的要数当年的洞天春、小有天两家饭店了。据阜阳市文史工作者刘奕云考查:“洞天春”与“小有天”座落在颍州古城鼓楼(又名“镇颍楼”)南北,民间传说两家饭店的来历与苏轼知颍州时的一梦有关。北宋元祐六年(西元1091年)闰八月,苏轼赴任颍州。一天,他梦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物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但是山川秀丽,景色宜人。走进官衙,但见大堂榜额题写“仇池”二字。仇池,在汉水西岸仇池山(今甘肃成县西。一说西和县城南)。其山四面陡峭,形如腹壶,惟东西两处有羊肠小道可盘旋而上。山上有平地百顷,引水可灌田,煮土可成盐。汉朝末年,天下大乱,氐族祖先杨腾避乱迁居此地,历经魏、晋、南北朝,其子孙累世安居。“我怎么身在仇池?”一梦醒来,苏轼惊奇。第二天,他将梦境告诉颍州签书(秘书)赵令畴。赵说:“仇池是福地‘小有洞天’的附庸。杜甫诗云:‘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引者注:五律《秦州诗二十首》其十四)大人,您梦到了福地!”过了一段时日,工部侍郎王钦臣告诉苏轼:“我曾奉使路过仇池,那里有九十九泉,万山环绕,像桃花源一样,确是一处避世隐居的好地方。”小有天,道教传说里的三十六洞天之一。《太平御览》卷四十引《太素真人王君内传》:“王屋山有小天,号曰‘小有天’,周回一万里,三十六洞天之第一焉。”仇池,被唐代诗圣杜甫认为是通向小有天的所在。苏轼梦到仇池,正与其当时的处境与心情有关。其时,苏轼在朝中备受打击,赴任颍州地方正好远离奸佞。他把颍州地方当作梦想的人间乐土、世外桃源。小有天与洞天春两个店名组合在一起,正寓“小有洞天”之意。后来,当地一拔贡为洞天春饭店撰有一联:“洞中仙开怀畅饮;天下事缄口莫言。”既然已在洞天之内饮酒,为什么还要“缄口莫言”?可见撰联者理解苏轼,理解苏轼当年的处境与心情,同时排遣此联作者当时的心情的谨慎,亦可知当时政治空气的紧张、社会环境的恶劣,令人心悸难消。

颍州古城过渡拓展到阜阳城的20世纪20至四五十年代,楹联文化表现依然不衰。此间,阜阳城几十家茶馆曾是通过楹联宣传饮茶文化、休闲文化的公共场所。据周世忠《阜阳的老茶馆》(原载2014年第一期《阜阳风物》):徐秀珍茶馆楹联文化品端位高。其茶室东壁联曰:“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横披曰:“宁静致远。”其茶室西壁联曰:“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横披曰:“饮茶快乐。”

回头再看当今阜阳城楹联缺失的现状与楹联文化乱象丛生的现实,比较颍州古城、阜阳旧城楹联以及楹联文化的丰富多彩,阜阳人怎不问心有愧?当然,这种文化倒退有其历史根源、社会根源,如“文革”十年浩劫对中国传统文化包括楹联文化灭顶之灾性的摧残与破坏。楹联不仅具有文学性、实用性、装饰性、标识性、愉悦性,而且具有民族性(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之一)、群众性(一说“大众性”,指受众广泛)、多向性(涉及文、史、哲、地理、经济、书法与美术装饰艺术等)。一个文化景点、景观,有了楹联对其内质与建设主旨的文化提炼、精神聚焦,而且能够以对仗、工整、简洁、精巧与受众易记、易传的独特优势呈现在社会一角、世人面前。外地游览观光者看了,更乐意传播其文化内涵与精神表现。再说,由于楹联属文学艺术形式之一,其撰写与题署亦属高雅文化,所以,楹联在一点一地的千姿百态的呈现是传承、传播雅俗共赏的楹联文化的一种文化现象,其蕴含的思想内涵、精神价值及其对受众的熏陶、感染、鼓舞、促进是自觉的温和的潜移默化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远比一个政治口号、一份“红头文件”、一场什么会议所起到的教育作用自然得多、启迪得深、记忆得久、传播得远。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全国不少地方在楹联文化方面恢复与重建工作做得十分出色,涌现一批又一批“楹联文化之乡”(县,市,乡镇)。《中国楹联报》的诞生地即在原隶属阜阳专员公署(市)的蒙城县(2000年5月,析阜阳地区所属的县级亳州市与蒙城、利辛、涡阳县设立地级亳州市,蒙城县划属亳州市)。该县早已成为“楹联文化之乡”,而且与阜阳城相当近便。那里,楹联以及楹联文化不仅丰富了当地人的文化生活,而且塑造了当地社会的精神风貌,使楹联以及楹联文化成为他们那里的“名片”或者说“文化大使”。可见,阜阳城乃至整个阜阳市境恢复与重建楹联文化有样可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为此,笔者建议五条:一、阜阳官方重视阜阳城以及阜阳全市楹联文化恢复与重建工作,建立各级楹联组织,支持其积极开展楹联创作活动。二、提请官方组织有关方面人员到省内外参观考察三几个“楹联文化之乡”,制定自己的楹联文化建设规划与实施细则。三、请一二位或三几位外地楹联家、楹联文化学者来阜阳传经授课。四、组织有关方面人员其中包括本地不多的楹联家、诗人与书法家代表对阜阳城楹联运用现状作一次实地检查、调查,明确楹联缺失的状况,知道其乱象丛生的点(局部)、方面、区域,逐一纠正、补救,使一个个现有的楹联文化点、方面、区域成为日后在阜阳城以及阜阳全市全面恢复与重建楹联文化的示范。同时,鼓励书法家们把学习楹联知识作为字外功夫的必修课之一,运用好楹联文化,有效发挥楹联的第一载体作用。五、请官方支持选编一本《阜阳古今名胜古迹楹联选》(待定名),以作为传承与普及古颍州、今阜阳城以及阜阳全市楹联文化的传承性读物、普及性读物。

作者简介:巩行远,名思良,别署王石、梁俏、齐一斋主、茨上草堂主人等。诗人。作家。书法家。乡土文化、民俗文化学者。从事阜阳地区乡土文化民俗文化研究与创作,同时作诗词、楹联、书画艺术鉴赏与批评。著有新诗集《男高音》、散文诗集《没有理由不爱我》、《阜阳风情》(民俗卷)——《阜阳人说阜阳人》、《巩行远吟抄》等。编著有《阜阳风情》(太和卷)、《阜阳风情》(乡土卷)——《郪丘风土实录》等。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