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文革中的小学似一朵飘浮的云

时间:2012-01-29 20:34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毕民芳 点击:

听见过看到过草原人马背上的小学,水乡里的船上小学,灾害中的帐篷小学、板房学校,山区的草棚校舍,却没有听见过看到过像飘浮着的云一样的小学。

云,有聚有散,时隐时现,飘忽不定;我的小学,就是这样,在短短的几年间,先后在五个地方读书,期间还经常停课,不用多说了,大家应该都知道,那肯定是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小学。

回忆总是难免和难忘的,虽然它并不怎么令人感到愉悦,有时甚至是痛苦的,但你人生经历中,那些生活的浪花,纷繁的点滴,在闲暇时,总会令我经常的沉思回想——我的小学,我的小学生活。

解放后我县的农村小学,可以说,绝大部分是利用旧祠堂改建的,有的进行了较大的改建,有的只是在门口挂了一个某某小学的牌子,里面基本上没有动。我的小学当然也不例外,我是在汊口枫溪上小学的。汊口是公社所在地,只有一所小学,在汊口的枫溪村,它应该就是现在的中心小学吧。汊口有三个行政村,后田、上村、枫溪。我家住在后田村,从我家到枫溪的小学,有两华里路左右,中间要过一座木桥。这座桥由于坐落在交通要道,所以桥修的很牢固,桥面也比较宽。

汊口小学是汊口的大姓程家祠堂改建的。这所祠堂是典型的明清建筑。门前两边各有一棵百年以上的老桂树,门口有一对大石狮和大门当;祠堂分前中后三部分,中间是大厅,前厅和中厅之间有一条石板路,两边是冬青树,再边上是厢房。大厅中的柱子都是石头的。那时,学校的学生不多,一个年级就是一个班。三年级以下,都在前厅和中厅的两边廂房里上课。

我是66年初上的小学一年级。这时学校里上课还是比较正规的,主要课程是算术和语文。我最喜欢上的是语文课,这倒不是因为我对语文有什么偏爱,主要是因为语文老师比较和蔼,对学生比较温和,学生也就比较随便,但这也让我放松了对语文的学习和用功,小学语文的拼音就没学好,到现在也搞不清什么是前鼻音和后鼻音,什么时候有h、有g,什么时候没有h和g,对r、n、l更是分不清。以至于到现在学电脑打字时,只能硬着头皮学五笔。最怕的是上算术课。算术老师是一个有一双圆圆大眼的女老师,她上课时总要拿着一个三尺多长的教鞭,只要一看到那根教鞭,那双圆圆的大眼,大家都会噤若寒蝉,鸦鹊无声。她没有打过学生,但她有一个固定的动作,让她带过的学生都会记忆犹新:当你违反纪律时,她会走到你的桌旁,用教鞭在你的课桌上狠狠一敲,接着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把你的头使劲往下一摁,再把手一拧,一般都要痛出眼泪,但不敢哭出声,否则便会被多拧几下。重的,便会被揪着耳朵,拉到黑板下站壁,一站就是一节课。目的是让你学规矩,长点记性,上好她的课。

小学的课桌,都是两人合用的,为了防止打架,一般都是男女同桌。我的同桌就是一个女的,她是我们一个生产队的,比我大一岁。我们桌子中间划了一条线,谁都不准越线,轻者要把越线的东西推回去,重的要发生争吵,甚至打架。我们相处的还算可以,没有打过架,但推来搡去,争争吵吵是难免的。

汊口枫溪小学的生活,留下的记忆不多,唯一留下的只是女老师那根教鞭、那双大圆眼;学校门前那两根老桂花树,那对青石狮子和门当。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到了第二学期,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像一场暴风骤雨,荡涤着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破四旧,立四新,冲击着机关学校,每一个中国人都在这场大革命中受到检验和考验。高等学校首当其冲,小学也不能例外,小学生是随波逐流,跟着起哄。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场革命的目的是什么?但他们知道要批斗老师,老师被批斗,他(她)们就不能讲课,没有老师讲课,学校就会停课放假,学生就不用上学,不用考试,就能在家里玩,这可能是小学生对文化大革命的最好感受。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小学生涯便动荡不安了,我们的小学就像是一朵飘浮的云,飘来飘去,时分时散。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学校从枫溪搬到了自己的大队后田村,从各个地方来的学生,都回到了本大队,原来的汊口公社小学,就成了枫溪村小学了。

学校的搬迁肯定是仓促的。因为大队里根本就没有教室,更没有学校了。我的教室最先搬到的是一个教师家的堂前里。这个老师的家、老婆小孩是我们村里的,也是由于文化大革命,他从外地学校,回到了家乡。屋里空气不好,光线又暗,根本不适宜当教室。这时我已读四年级了。我们读了半学期,教室又搬到了大队部,它的两边是第七、八两个生产队队部。一个大队部两个小队部,共设了三个教室。一段时间后,又搬到五队的队部去读书,但这些地方都相距的较近,它们都在后田村立新坦的周边。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