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痴游池州棠溪(组图)

时间:2011-06-22 19:17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白梦 点击:
痴游池州棠溪
 

棠溪是一幅画,一首诗,还是一坛酒?叫人痴痴的醉在其中。

江南烟雨,翠雾笼纱,这些都是入了诗和画的,就觉着江南应是湿漉漉的、清凉凉的,叫人有些断肠似的软。

可今日谷雨,雨却未至,天高高的蓝着,太阳亮得有些晃眼。不似在江南,倒似在梵·高的阿尔,茂密的植被绿得深、绿得翠,绿得颤巍巍的像燃一身绿火。

这是在棠溪,一个“棠花遍地,溪流纵横”的山里乡村。我为什么想到了法国南部?就因为这醉人的阳光,就因为阿尔的田野和棠溪的风光都是一幅画。我是有些痴了,痴痴地走进了画里。

李白也是痴了的。在棠溪,李白是喝酒喝醉了,还是游山游累了,他就在那块大石头上睡下了,睡梦里想起了什么呢?是梦到故乡了吧。长安的官场失意,需要柔情的江南山水来安抚。可是自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狂士,又怎能真的寄情山水,物我两忘呢?他醒来了,明月当空,天清如洗,遥望故乡,柔肠欲断。忍不住一声长啸,在山山水水间碰碰撞撞,绵绵不绝……

长啸之后,李白清爽了些,便继续往前走。沿着龙舒河,一路分花拂柳,他要去石门桃花坞寻他的朋友高霁。高霁早年也在长安做官,也和李白一样爱写诗、爱喝酒,还爱褒贬权贵。爱诗爱酒的人都不太爱官爱权,他嫌做官做得累,就回来了,回到他在江南的家。他在家里栽桃种菊,饮酒看山,好不悠闲自在。听说李白也辞了长安,不再做那翰林待诏,来到了金陵,便寄信邀他前来。

李白是游客,一生以笔为剑,仗走天涯。他来到石门之后,与高霁相处欢洽。日日游山看景,赏花弄月,饮酒赋诗。看着看着,他看出了毛病:那山为什么叫九子山呢?说这话时,他和高霁以及青阳县令韦仲堪一起,从桃花坞出发,沿着白沙古道,去游九子山。走累了,在山下夏侯回家小憩,夏侯回是个土绅士,接着县太爷的大驾,还不盛情款待。李白有些醉了,醉眼朦胧中,那九子山更加的美了,美如九朵莲花。他就忍不住了:“这么美的山,怎地叫做九子山呢,叫九华山多好!”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