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怀梅至”之新解

时间:2013-01-19 13:42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甘丽英 点击:

去云岩湖观赏石刻“怀梅至”,一直是我的一个夙愿。

经年前,有友赠语与我:齐云山背后有云岩湖,云岩湖一侧有巨石天桥,天桥下岩壁上有石刻,许多文字值得研读,其中有一处,无落款,无年月,只有三个字“怀梅至”,君当至也。

我是一个从小就对梅花有所偏爱的人。年幼不经事时,擅长书画、酷爱梅花的父亲便拿来《芥子园画谱》中的梅花画本,勾皴、泼墨、勾花、点花……一笔一画地耐心教导我画梅。清雅宜人的幽香、高标逸韵的圣洁、凌霜傲雪的意志,梅花的这些品性从那时起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乃至开花。世事经变,沧海桑田,多年来梅的品性一直深深影响着我。

有这么一处别致的石刻,几年来,那份渴望相见的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得迫切了。想来那份人生曼妙的景致时常在我脑海里幻现:洁白无瑕的雪花漫天飞舞,伊人身披着一袭紫衾。踏着松软的雪被,踩着碎花小步,一路寻着暗香浮动、含羞待放的梅朵……

几次都想在寒梅傲放时节去圆此梦,却终因烦务缠身,始终未能成行,一直引为憾事。此次恰遇双节长假,又喜故友重逢,云岩湖之行也便顺理成章了。

秋高气爽的中秋时日,我和好友来到了素有天然璞玉之称的齐云三大景区之一的云岩湖,乘上了小胡导游的木雕精致的舫船。

船在湖上驶,人在画中游。

云岩湖仿似齐云山的情侣一般,一衣带水,静美柔和,相偎相依;又仿似一块未经雕琢的翡翠,一步一景,如诗如画。一路上山重水复,优美迷人的云岩湖,犹如一位不加妆饰的西子,美得那么自然,那么自在,又善于让美色深藏,让人总觉着看不全也猜不透。天长云阔之处,有绮丽风光迷人;山穷水尽之隙,又忽现柳暗花明之景。

泛舟湖上,秋风习习,吹散鬓边的青丝,眼前明丽的山水,让人目不暇接,再加上日渐臻熟的小胡导游绘声绘色的描述,周围的一切恍若仙境一般。

舫船绕过“读书台”,小胡导游解说起“怀梅至”石刻,这下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小伙子像是自我解嘲的向我们解说着“怀梅至”的典故。他原以为“怀梅至”是某位古代文人墨客为了怀念一位清雅的梅姓女子而至此表述心怀。后来据一位“专家”考证,阐述古人没这么俗气,古人大都三妻四妾的,怎么会那么专情的思念一位女子呢?我被这位小胡导游如此松下问道、大煞风景的解说弄得有些哭笑不得。而后,他又似有所悟地解释到,这个“怀”应做梦幻之意,“怀梅至”意为梦中曾在此出现梅花的景象。我们被这些越来越不着边际的解释弄糊涂了,想到目的地探个究竟的心情也就愈发变得强烈。

到了气势雄伟的天虹桥,听说“怀梅至”石刻并不能一眼望见,先上岸的几人在天虹桥的正面细找几次,都未能寻到。或许是爱梅的原因,熟知梅花的品性。梅花都喜在僻静之处发出幽幽的的暗香。似有心有灵犀,我听到前面伙伴大叫“找不着"的着急的声音,于是三步并作两步,登上青阶,径直拐到石桥的背面寻找,待我抬头一望,“怀梅至”三个大字赫赫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大家不禁拍手欢呼,苦苦寻找终于有了结果,怎不叫人欢欣鼓舞呢!

“怀梅至”石刻所在之处是一处石刻比较集中的地方。有历代名人道士留下的数块墨宝,唯有此三字最为显眼突出。

从小爱好书画的我对书法略通一二。此三字不同于周旁石刻的遒劲力道,具有秀骨清相,带有明显的欧体风格。其用笔方整,布白匀称,字体安排紧凑,法度森严,大气之中带有柔韧润泽之美,显然出自一位女书家之手。

这些石刻多篆于明清年间,而当时歙县的女书家吴怀梅笔力苍遒蕴柔,以欧体楷书见长,曾一时名噪江南,此等至佳墨宝莫非出自她手?

这时我的思绪不由的恍惚起来,朦朦胧胧中似乎又飘回到那个摇摇欲坠的南明时代。

吴怀梅,歙县人氏。与明代当时的散曲家金銮从小青梅竹马,文学相通,引为知音。婚后相敬如宾,花前月下,二人吟诗作对,琴瑟相当。然而两人虽伉俪情深。遗憾的是,金銮的母亲因怀梅多年未能育子,对怀梅产生不满,最终逼迫二人分开。悲伤临别时分,金銮送怀梅一盆相思梅留作纪念。

爱而不得的惆怅,使金銮决定从此飘泊天涯,他委托怀梅好好养护这盆相思梅,因为这是他们爱的见证。

数年后,暮春三月,云岩庙会,善男信女,纷至沓来。天虹桥下,金銮一袭青衫,飘逸的衣袖上缀着几朵清瘦的梅花,一如曾经的爱妻一样温婉;而此时恰值怀梅手执一缕相思梅,持书翩跹而至。近在咫尺,知音难诉,遗恨千重。金銮不禁悲吟起来。史书有金銮《新水令·送吴怀梅还歙》为证:“暖风芳草遍天涯,带沧江远山一抹。六朝堤畔柳,三月寺边花。离绪交杂,说不尽去时话,”怀梅泣血相酬,遂在好似梅花点点的石壁上题下“怀梅至”。怀梅至此,怀“梅”而至。痛到极处无语凝噎,词就而肠断,不久后怀梅抑郁而终。唯有悠悠清澈的云岩湖水,见证了他们的浓浓爱意。

“当年画梅乐,今朝思慕苦”。缘自精神深处的契合与共鸣,使得两颗不为世俗所容的孤寂的心,在碰撞与交融中攀爬成相互交错的枝蔓,亦如生长在驿外断桥边的寒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寂静归途中,船桨“欸乃”声轻轻起伏。崇山峻岭中隐隐约约传来几声悠扬的古韵,仿佛从远古携手吟唱而来。曼曼婉婉的歌声,如同那绝美凄婉的“怀梅至”,在岁月的河床上或潺潺朗朗或浅浅轻轻的流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