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美食 > 名胜古迹 >

亳州花戏楼铁旗杆一场有惊无险的灭顶之灾

时间:2013-03-02 12:36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俞乃蕴 点击:
亳州花戏楼铁旗杆一场有惊无险的灭顶之灾
 

这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亲历了亳州市花戏楼铁旗杆面临生死存亡的逆境,又终于化险为夷了。

1958年深秋,我和牟秀山同志作为《安徽日报》的记者,奉命前往阜阳地区采访秋耕秋种。

一天晚上,时任亳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刘敬,通知我们列席县委常委会议,听取当前生产情况的汇报。那时正是大跃进的年代,到处都在大办钢铁,炉火熊熊,干劲十足,“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会上,钢铁指挥部负责同志汇报,钢铁产量上不去,名列阜阳地区倒数第一,经常挨批。他建议把花戏楼的铁旗杆炼掉,把产量搞上去,放它一个卫星。

岂料,时任县委第一书记赵建华一听,怒火就冒上来了,把桌子一拍,说:“谁敢把铁旗杆炼掉,老子就把他扔到高炉里炼掉!”话语斩钉截铁,会上顿时鸦雀无声。这时县委书记处书记、县长秦茂林说道:“按赵书记指示办,花戏楼里像铁香炉这些东西都不准炼掉!”参加会议的县委书记处书记肖国玺等,均表示赞同。赵建华这时又指着县钢铁指挥部负责人说:“你也不想一想,今天炼掉铁旗杆,产量上去了,明天没什么东西炼了,那产量不就又下来了吗?”众人皆点头称是,默然无语。

第二天上午,我和牟秀山特地到花戏楼去看了一下,仰视那“铸月裁云”般铁铸雕塑,有四丈多高,说是大清道光年间造的,真是何等了得!回过头来想一想,赵建华的一席话,一夜之间,就决定了它的生死存亡,好险啊!

大约又过了三十余年,我在安徽省立医院干部病房,和赵建华同志邂逅相逢了。这时,他担任省立医院党委书记,我们聊得很愉快,从别后的变迁直到“文革”遭遇,最后话又谈到铁旗杆的生死存亡的命运。

我说:“赵老,你真是有文物保护的意识,那时就看的这么清楚。”

赵建华说:“那也不是,那时上面没有什么文物保护的文件,我不知道有什么政策规定,我只是觉得干事不要顾头不顾屁股,他们今天炼掉了铁旗杆,钢铁产量上去了,明天还有什么东西炼的,那产量能保的住吗?

从省立医院回来,我就想:赵建华用的什么“法宝”给铁旗杆开辟了“生命通道”?这也许是,他把坚持从实际出发的唯物辩证观点与彰显革命胆略结合起来,铸造了一把打开“通道”的钥匙。为什么要说彰显革命胆略呢?因为,无论是铁旗杆还是铁香炉,这些文物当年都被贴上了“封建迷信”的标签。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