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许世英负重出任抗战期间的日本大使

时间:2010-06-14 08:22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王庆云 点击:

许世英(1873—1964)字静仁,号俊人,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官港镇许村人,他在晚清时任过奉天高等审判厅厅丞,在北洋政府中担任过内阁总理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他受命于危难之中,花甲之年,出任国民党政府驻日全权大使。面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政策,以及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野心,他与日本政府巧妙周旋,据理力争,拒警监视,反对强权,同时强烈抗议和阻止日本侵华战争,充分体现了中国官员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崇高民族气节。

负重受命

1936年,日本少壮派军人发动“二·二六”事变,掌握了中央政权,中日两国关系日趋紧张,国民党政府原驻日大使蒋作宾被调回国,因蒋决定不再返任,蒋介石为驻日大使人选冥思苦想数日,最后才想到曾任过奉天高等审判厅厅丞,与现任日本国首相兼外相的广田弘毅和日本驻华大使有田八郎,有过交往的许世英来,乃派人征求许世英意见。许届时已六十有三,而且从未办过外交,他经过认真分析当时形势,认为国民党政府的右派能力,当时极力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政策,对日本政府一味求和进行妥协,而日本军国主义妄图霸占亚洲的野心日益膨胀,此时出使日本,纵有能耐,也难以遏制日本妄国霸占亚洲的行径。所以,开始许以年事已高和“老外行”婉辞,后当局再三敦促,才勉强答应。行政院于2月4日正式会议通过,任命许世英为驻日大使。同日,许向报界发表书面谈话,希望中日两国之空气,基于信义的努力,愈见好转,使诸事有正常途径,可资遵循。12日,至南京政府请训。28日又到北平,访晤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等,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日人在华的活动实况。这时,新任日本驻华大使有田八郎抵沪,许因与有田八郎是20余年前的旧友,即南下相晤。3月6日,许世英率大使馆参事王芄生、秘书黄伯度,随员胡迈、事务员林啸谷等人,由上海乘船前往日本赴任。临行前,赋诗明志,以晏子、相如自许,诗云:

遥指扶桑路,初登行李车,出齐思晏子,归赵忆相如;

老去身还健,平生道不虚,桃花潭水意,珍重尺鱼书。

拒警监视

许世英3月9日抵东京,首先即注意到大使馆内所驻的日本警卫班问题。日本警卫班进驻中国使馆,起自清末驻日公使蔡钧任内,当时主要是因害怕留学生前来冲击而请其进驻的,此后皆成惯例。1936年,日本少壮军人上台后,中国使馆内的日本警卫又增加了,美其名曰“保护”,实是为了监视。许认为在自己的使馆之内,不能保证完整的治外法权,则平等外交何从谈起?要求日本警卫班撤出。此举颇使日本政府感到意外,但在许世英的强烈要求下,5个月后,这支日本警卫班终于撤出使馆,移驻馆外大门口。

南京陷落后,日本比谷公园举行所谓膺惩大会进行反华示威。日警视厅通知中国大使馆关闭大门。许世英不甘示弱,命随员胡迈答复日方说:“馆门锁钥,启闭以时,保护与否,任其自择,我在任一日,决不以驻在国之意旨而变更我之馆务措施也。”结果日本示威者只敢派代表入馆,“鞠躬陈献其决议案”,此举博得日本有识之士赞佩,又一次维护了我大使馆的尊严。

艰难外交

3月10日上午,许世英前往日本首相官邸会晤广田弘毅,相互寒喧之后,许世英说:“予未习外交,不擅词令,所知者,公理与强权之分,强权固可逞一时,公理则永垂千古,理之所在,予必辩争到低”。而广田却回避外交事宜,重在叙旧,他笑着说:“吵嘴打架,又何伤焉,益争吵之后,仍不失其友谊。”暗示友谊与国交是两回事。

26日,许入宫觐见天皇。天皇设午宴款待,席间奏中国音乐,餐后在天皇与外国大使会谈的牡丹厅饮茶,许对天皇说:“天皇为生物学之权威者,一国君主,又为人类幸福之主宰,稍有摧残之念,则群伦生命,世界和平,皆受影响。”天皇附和道:“当如言尽心,还期大使努力。”回到使馆后许赋诗一首,表达了他的“同根双护惜,煮豆莫燃萁”的愿望。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