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英魂永驻天地间——纪念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诞辰80周年

时间:2011-07-14 15:40来源:皖江论坛 作者:李光南 点击:

“春前苦忆黄梅雨,天外仍留碧草痕。一样伤心两行泪,落花水面皖中人。”这是已故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先生为严凤英纪念馆“黄梅阁”题赠的诗句。

飞檐翘角的黄梅阁漂浮在古城安庆烟波浩淼的菱湖之中,像是对谁始终在倾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严凤英是黄梅戏的传奇人物,也是当代中国戏剧史上最富个性的人物之一。黄梅戏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土小戏成长为全国有影响的大剧种,严凤英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却含冤而死,留下千古遗憾。相比较而言,和严凤英同时代的兄弟剧种的艺术家就要幸运多了,虽然同遭劫难,虽然也受到一时不公,但他们终于还是“历尽劫波兄弟在”,而严凤英却是一缕香魂随风去。一个堂堂的大剧种却容不下一个严凤英,这不能不让人深思和悲哀。再看看今天的黄梅戏,仍然有那么多的不和谐,就更令人回顾历史,感叹今天了。因此,在严凤英诞辰80周年之际,在黄梅戏发展处于徘徊和迷惘的关键时期,我们不止是礼节性的怀念,也不仅只是为了怀念而怀念,我们应该是反思性的怀念,忏悔式的怀念,以史为鉴式的怀念,呼唤黄梅戏艺坛团结和谐性的怀念。这样才有实际意义。

艺历———千锤百炼出深山

严凤英是安庆这片灵山秀水蕴育的精灵,是黄梅戏这一剧种最突出的人物。

1930年4月,严凤英出生于安庆市区的韦家巷。但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因父母离异,而被送回桐城罗家岭老家。罗家岭坐落在长江北岸,面临菜子湖,北靠小龙山,风光秀丽,山青水碧。但因军阀连年混战,天灾不断,当地农民生活苦不堪言。幼小的严凤英跟随年迈的祖父母,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人间苦辣。她几乎什么农活都干过,上山打柴,下湖讨猪菜,出门换米,她都是一把好手。生活的艰难封不住人们的歌喉。在罗岭,当地盛传一种民歌,这就是“桐城歌”。2007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在山间、在田头、在菜籽湖畔到处都飘荡着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乐观的小调。耳濡目染,加上从小聪慧,严凤英把“桐城歌”的各种小调都烂记于心。她稚嫩的嗓子时时流淌着山歌小调,乡亲们都夸她是只“会唱歌的百灵鸟”。有些文章说,严凤英从小就会唱黄梅戏,那是不准确的。其实,她从小唱的是“桐城歌”,这对严凤英的影响很大。后来,严凤英在黄梅戏的职业生涯中,在唱腔的设计和拓展上,继承了许多“桐城歌”的元素,比以“采茶调”为基础的“黄梅调”更有通俗性和流畅性,加速了黄梅戏的普及和流行。

但严凤英真正接触到黄梅戏是在10岁左右。那时候,从潜山、怀宁一带的流动班社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经常到罗岭一带山区演出,同族人严云高加入了戏班。据考证,严云高是黄梅戏第一位女表演艺术家胡普伢的徒弟。胡普伢落脚枞阳,以教徒授艺为生,严云高曾慕名求学。严云高的嗓音条件不错,是个很好的“男旦”,因罗岭本地爱唱戏的人不多,他就在严家祠堂收徒授艺。但女人仍然是禁止唱戏的。喜欢黄梅戏的严凤英只能在祠堂外偷看。严云高见严凤英十分聪慧,加上严凤英又那么急迫的想学戏,也就冒险收了徒。为此,曾在村子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严云高差点被开除了族籍,在罗岭待不下去,严凤英也差点让祖父推进池塘里活活淹死。于是,严云高就把小凤英悄悄地带出来,随戏班子逃到外乡,严凤英开始了她黄梅戏的职业生涯。

经过几年的流浪,1945年,抗战胜利后,严凤英随戏班在安庆市区扎下了根。当时,安庆市的黄梅戏舞台名角荟萃,竞争激烈。勤奋好学的严凤英善于汲取众家之长,加上天生嗓子好,扮相漂亮,很快就唱红了。但在黑暗的旧社会,女戏子只能是达官贵人手中的玩物,严凤英也难逃此厄运,倍受蹂躏,曾经一度流落异乡。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她才结束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以崭新的社会主义文艺工作者的形象出现在新舞台上。

严凤英真正成长为一名备受人民尊敬和爱戴的黄梅戏艺术家,一步也离不开党和人民的培养。因此,文革期间,严凤英被迫害致死前夕,仍发自内心地说:“我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

自1951年,由南京回到安庆,参加“安徽省首届艺人培训班”后,严凤英的艺术生涯才发生了根本性转折。她的创造才能得到了井喷式的发挥。她和众多艺术家不懈努力,终于把黄梅戏这一地方小戏带进了高雅艺术殿堂,成为全国“五大剧种”之一,蜚声海内外。

解放后,严凤英的艺术生涯经历了三个高峰,第一次是1951年携《打猪草》、《闹花灯》等黄梅戏传统小戏赴上海参加安徽地方戏展演,风靡了上海滩,掀开了黄梅戏这位含羞的村姑的面纱,使人们惊倒在她朴实无华的美丽之中,这是黄梅戏第一次真正走出地域界限,成为一个被人们普遍接受的剧种。第一次高峰虽然是以小戏为标志,意义却重大。第一,它确定了黄梅戏朴实无华和轻松活泼的审美定式;第二,它确定了黄梅戏热情欢快、节奏明朗、优美抒情的音乐风格;第三,它确定了黄梅戏载歌载舞、形式灵活的舞台表演风范,为黄梅戏以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