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沧桑墓园怀大师

时间:2011-12-14 19:52来源:《徽州社会科学》第九期 作者:汪红兴 点击:

作为徽州人,戴震几乎无人不晓。在中心城区屯溪,唯一享有以历史人物命名道路及系列景观的人就是戴震,什么戴震路、戴震公园、戴震博物馆等。我常想,如果说,徽州名人是满天的星辰,那么戴震无疑是最璀璨的几颗之一。记得新千年伊始,我市曾评选过一次“千年徽州杰出历史人物”,戴震就是其中之一。他与朱熹、胡适被人并称徽州文化思想史上的三座高峰。

戴震是我景仰已久的一位大师。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还是个中学生,就听说戴震了。他是我最早知道的几位徽州名人之一。后来,命运的安排,冥冥之中让我与戴震走得更近,大学母校的校址就在戴震的家乡隆阜,门牌号是戴震路44号。在师专戴震的名字更是如雷贯耳,当时学校唯一的一个学术研究会就是戴震研究会。学校曾编纂了一套《戴震全集》,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我的老师中,就有几位是戴震研究会成员。在他们的课堂上,经常会提起戴震,畅谈戴震在中国哲学史上的贡献,他大胆怀疑,求真务实,改革创新,创立了徽州朴学,是乾嘉学派的学术泰斗,他学问渊博,精通多门,建树广泛,堪称“一代宗师”。这样戴震就缓缓地走进了我的心中,我也渐渐地走进他的学术世界。

后来,我曾多次徘徊在戴震公园,驻足东大门的大师石像前,仰望他安详端庄的神态,我多想与他对语;我又多次来到隆阜老街深处的戴震博物馆,环顾四壁名流大家的题词留念,翻看那些泛黄的古书,感受戴学的博大精深,坐在临河的美人靠上,极目对岸的桃花洲,想去寻觅大师远逝的足迹。

因为仰慕,拜谒戴震墓,便成了埋在我心头的一个夙愿。一直想找个机会,约三五知己同行,可总也未能如愿。

今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我再也按耐不住了。那天我是一人独往的,骑把自行车,戴顶草帽,从休宁县城出发。行前只知道是在商山,却不知其具体方位。当抵达商山时,问一老人,老人说墓在孝敬村,离这还有五六里路,而且全是狭窄的泥路,很不好走。

事后证明老人所言极是,为了找到戴震墓,颇费了些周折。那路是小道,偏离公路,两旁杂草丛生,高低不平,颠簸不堪,且岔路横斜,问了好几个人,才总算走对了道。

当我过了孝敬村,在一片田畈中继续骑行,不经意间,发现路旁有座古墓,很简陋,不过拜堂还完整,我还以为是普通人家的,因为心目中,名人的墓葬,总是宏大而富有气势的。但还是有些好奇,停了下来,走到坟墓中间看一看,发现在墓碑的上方埋着一块青石碑,长方形,并不高大,几乎被荒草遮没,我拨开荒草一看,上方镌刻着:戴东原墓 安徽省人民委员会 一九六一年七月三日立。这就是我无数次魂牵梦绕的一代大师的墓葬吗?我颇有些不信。不过碑上刻字,清清楚楚,千真万确,不容置疑。

我再做进一步考究,俯下身子,细细地看那下方的一块墓碑,碑高约80厘米,长约1.2米,碑上正题刻着:隆阜戴氏,皇清特赐进士出身,敕授文林郎,翰林院庶吉士,先考东原府君,先妣朱氏孺人合墓。碑显然是其子嗣所立。唯一与别人有所不同的是,正题的前方题名是进士出身的徽州府知事龚丽所题。据说这龚丽就是清代著名思想家、文学家龚自珍的父亲,国学大师段玉裁的女婿。

我站在墓碑前,环顾墓园,坐南朝北,背依几山头,土冢不高不大,立在平地上。荒草菲菲,面积不过四十余平方,拜堂不过十余平方,用一些长条石围砌着,长条石遍布青苔,颇见岁月的沧桑。前方是阡陌纵横,稻田百亩,青翠欲滴。四围青山环绕。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墓园算不得好风水。墓园没有石华表,没有狮象把门,没有石人、石马之类的,与我见过的许多达官显赫的墓葬,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中午时分,赤日朗照,蓝天如洗,空旷宁静,我独坐墓前沉思。戴震虽已作古两百多年,但为什么戴震仍能穿越时光的隧道,魅力四射,特别是近几十年来,戴学却一直呈方兴未艾、风光不减之势呢?

戴震从小家境贫寒,命运多舛,少年有志,虚心好学,师从婺源大儒江永等前辈,33岁时,家中祖坟曾被人强占,为此还打了官司,之后被迫到处颠沛流难,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生活困顿,常为断米之炊而忧。他广交好友,幸遇一般好友的救助,在北京得到了吏部尚书王安国的赏识,纪晓岚、朱筠等人的惜才,他潜心于自己的学术研究,学问大增,51岁时,乾隆皇帝决定编纂《四库全书》,纪晓岚举荐他,以举人身份调入宫中,担任专职纂修。其时,戴震的学问在全国都有了名气。在科举道路上是个失败者,屡试不第,直到29岁才考取秀才,39岁才考取举人,53岁念其没有职位,奉命参加殿试。在今天休宁状元博物馆的《皇家密档》展览上有一份这次殿试金榜,上面记载着他当时考的是三甲三十四名,授予翰林院庶吉士。而那些年,比戴震功名显赫的人比比皆是,而能与戴震一样名垂史册的,又有几人呢?由此可见,考试与能力、功名与成就并不是成正比的。时间是最好的检验器,能经过岁月的打磨,留下来的东西总是金子,是金子总会闪光。今天人们对戴震的敬仰,其实是对他的人格气度、真才实学的肯定。

戴震之可贵,在于它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打破禁锢。当他看到由朱熹创立的程朱理学像阴霾一样笼罩着神州大地,束缚着人们的思想,中国文化陷入了僵局,停滞不前时,他冒天下之大不韪,从考据学入手,大胆求证,著述《孟子字义疏证》,重新阐释了孟子的学说,表明了自己的哲学思想,坚决反对“存天理,灭人欲”。这在当时黑暗的中国,不啻于一声惊雷,亮起了一道闪光,划破了黑夜的长空。

戴震一专多能,他还是一个数学家、地理学家、史志学家、天文学家等,一生著述丰富,留下了众多文章。比如对《水经注》的考证,就有其独特的价值。就纵观戴震的一生,他其实只是个书生,书生的人生自古皆是寂寞的、清苦的,他留给人们的,只有道德与文章、思想与智慧,文人大都“生前寂寞死后热”。至于坟墓豪华与否、高大与否,那都是身外之物,他无暇顾及了,所以。我心也释然了。

眼前的坟墓,简朴而低调,寂寥而荒凉,安卧在这片青山绿水、荒郊野外间,我想,这与他的人生应该是相吻合的。如果放在繁华都市,倒是对他的不恭。他深知再好的坟墓,终有一天会坍塌,而他追求的是思想的不朽。思想是无形的,却能穿越千载,流芳百世。所谓:大象无形,大爱无疆。就如孔子,他的身体早已灰飞烟灭,而一部《论语》却千年传诵不息。所以说,戴震是智慧的。据说有无知的盗墓贼,曾数次盗过戴震的坟墓,可都一无所获。

他心中装有大爱,那是对故乡徽州的情。在他55岁去世后,终于落叶归根,魂归故里了,他的墓向是坐南朝北的,这与大多徽州古墓的朝向是不同的。我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家人能理解他,“心之安处是故乡”,正北方向正好对着他的家乡隆阜,这样他便可日日夜夜遥望那片魂牵梦绕的故土。

大师千古,光芒万丈。凭吊在大师墓前,久久不愿离去,那是对人生的一份最好感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