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刘錡:在阜阳大战金兀术的“南宋屏藩”

时间:2012-03-19 15:0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殿兵 点击:

坐落在阜城西北角的刘公祠,大门前一副对联:“上保顺昌后人缅怀,下抵外寇舍生忘死”,讲的是南宋抗金名将刘錡在阜阳抵抗金兀术的那场载入史册的顺昌大战。虽然这场战争已经随着时光远去,但我们仍能感受到气壮山河、金戈铁马的厮杀呐喊声……

走近刘公祠

走近刘公祠,在院内左侧立了一块近一米高的石碑,是清乾隆年间重修刘公祠而刻碑留记。现任住持常斌说,这块碑是建小房从地下挖出来的,听他爷爷说以前有两米多高,因在历史上屡遭破坏,碑不仅断裂而且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不清。

进了刘錡大殿,殿内正中竖着南宋抗金名将刘錡塑像,在其两侧分别立着当年的顺昌太守陈规、通判汪若海、副将赵樽、耿训、韩直、许清、阎充和义军曹成的塑像。大殿内的房屋门窗雕梁画栋犹存,却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神韵,仿佛昭示着沧桑岁月的无情。

刘錡,字信叔,秦州成纪(今甘肃天水人)。他出生于北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卒于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享年65岁。刘錡一生,慷慨深毅,颇具雅量,文武双全。其生活的年代,是民族矛盾空前激化,民族战争异常惨烈的时代,同时又是统治阶级日益衰落,而地处东北、西北边陲的夏辽金等少数民族迅速崛起的时期。刘錡的青少年时代,经历了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最腐败、最耻辱的一页,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立志报国的种子。

公元1140年(南宋绍兴十年)五月二十五日至六月十二日,在南宋历史上爆发了著名的顺昌(今阜阳城)大战,也称顺昌保卫战。这场战争是刘錡指挥的一次城邑防御战,历时十九天,刘錡以一万八千士兵击败金兀术十几万大军,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罕见奇迹。这一战挫动了金兵锐气,遂定两淮,使金兵不敢南侵而名垂战争史册,并被称为两宋十三处战功之一。

此战不仅使刘錡一举成名,而且还奠定了南宋的江山。顺昌大捷所产生的强大冲击波,无情地摧毁了金兵的士气,极大地鼓舞了南宋抗金战场将士的斗志,使当时的岳家军(岳飞)、韩家军(韩世忠)两支部队军心大振,并很快使这两支抗金部队捷报频传。应该说,顺昌大捷,威震中原,在870年前的阜阳历史上书写了辉煌的一页。

遥望当年历史上的这场顺昌大战,那是一次多么惊心动魄的大战呀!这一战不知挽救了顺昌多少无辜生命。因为顺昌之战还未打响时,金国大元帅金兀术曾下令士兵:“顺昌城壁如此,可用靴尖踢倒。来日府衙会食,所得妇女玉帛,悉听自留,男子三岁以上皆杀之。”

顺昌成南宋屏藩

在阜阳云亭小区河边,一座长长的时断时续的古城墙呈现在眼前。看惯了现代城市的高楼林立,只觉得这座荒凉而残破的古城墙,极易引发人的思古之幽情。看到淹没在荆棘杂草丛中的古城墙,你不会想到当年这里曾留下刘錡站在城头上指挥兵士抵抗金兵的身影。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一堵堵残存的古城墙,竟抵抗了金兀术的十几万大军,保护了南宋江山,并使顺昌人躲过了一次次金兵的大屠杀。

因为城墙高大厚实,中间是一米多厚的夯土,里外各砌有1米多厚的青砖,最高的时候有一二十米。在一望无垠的平原地带,这城墙就是当年顺昌人民安身立命,赖以生存的屏障。同时,也是南宋江山的一座“南宋屏藩”。

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宋高宗、秦桧以投降求和得逞,大事庆贺之时,金朝统治集团内主战派和保守派却发生分歧,最终主战派占据上风,遂后撕毁不久前签订的宋金合议。正当南宋政府委派官员接管河南、陕西地区时,金都元帅金兀术已率军南下。

绍兴十年五月(1140年),金军分兵四路攻宋,东京(今河南开封)留守孟庾降金,河南、陕西州县地方官也纷纷降金。此时,东京副留守、节制军马刘錡率所部(原八字军)及军人家属,自三月间从临安乘九百多艘船北上,历时四十多天,方到达顺昌府。

在得知金军撕毁和约,挥兵南下的军情时,刘錡预感到一场大战山雨欲来,不可避免。而此时刘錡才到达颍上,距顺昌府尚有一段路程。刘錡果断决定,舍舟登陆,以快骑连夜赶到顺昌府,比金兵提前六天时间到达顺昌,并迅速加固城池,修补战濠,部署防御之策,为顺昌大捷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刘錡进入顺昌府时,新任知府陈规问他该如何对付金军,刘錡说,城中有粮食,我就能与你共同保卫顺昌。陈规说,有米数万斛。刘錡说,这就行了。于是他将所带来的部队引进城内,与陈规一起作死守计。

为表示抗战到底的决心,刘錡凿沉了所乘坐的船只。于是,顺昌城内,全体军民无不振奋,男人为守城抗战而准备,妇女帮助磨刀砺剑。个个摩拳擦掌,欢呼异常。与此同时,刘錡将自己的家小安在一个寺院内,门外堆积起干柴草,并告诫守护的兵士说,倘若战斗失利,情况紧急,就立即将其焚烧。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