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徽州才女吴藻的感情人生

时间:2012-10-17 08:2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谢思球 点击:

旧时,女子无才便是德,做才女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远不如才子们来得潇洒。因此,才女的一生,总是比平常女性多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遗憾。她们大多绕不开一个“情”字,为情所困,为情所伤。清代徽州著名女词人吴藻就是这样的才女代表。

才女遇到商人

吴藻(1799—1862),字苹香,自号玉岑子,安徽黟县人,父亲是一位大丝绸商,家道殷实。徽商都十分重视子女的文化教育,所以从很小的时候起,吴藻就和姐妹们一起,接受全面、规范的闺中教育。吴藻天分极高,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尤工词曲,从她的一阕《如梦令》中便可看出:“燕子未随春去,飞入绣帘深处,软语话多时,莫是要和侬住?延伫,延伫,含笑回它:不许!”

少女的娇嗔与可爱呼之欲出,可见吴藻早年就具有出色的文才,而且又是出名的美女,再加上优裕的家境,所以,婚姻的事就很难办了。实际上,自吴藻十五六岁时起,到吴家来说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儿,但吴家是生意人,交际圈子里除了商人还是商人。而这些人,吴藻一个也看不上眼。

一转眼,吴藻已经22岁了,再也拖不起了。苦苦寻觅了这么多年,还是逃不掉做一个商人妇的命。于是,她认命了。她的父母替她物色了一位姓黄的大商人。

当才女遇到商人,一个是柔情似水,一个是不谙风情,纵使你有爱,又有什么用呢?这位黄先生一心沉湎于经营,没什么文化,对诗词文章也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婚后,当吴藻满怀兴致地将自己新填的词拿给丈夫看时,丈夫一边说好,一边打起了呼噜。

好在黄先生对吴藻还是百般宠爱,专门为吴藻布置了一间雅致的书房。吴藻天天呆在书房里,编织她的闲愁。她在《祝英台近》中写道:“曲栏低,深院锁,人晚倦梳裹。恨海茫茫,已觉此身堕。”尽管生活优裕,丈夫关爱,可吴藻还是有一种坠落在尘世里的感觉。她不甘心做一只笼中的金丝鸟,她要飞翔。

勇敢走出家门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勇敢地走出家门。不是逃亡,而是去赴男人们的酒会。

吴藻的词作在当时的文人才子当中流传开来之后,他们对她的才华深表赞叹,但对这位年轻的才女均无缘一见。随着吴藻声名日盛,一些比较大胆的文人,开始邀请吴藻去参加一些诗文酒会。所谓才女,不仅要有才,还要有过人的胆识,敢于向固有的规则挑战。吴藻就是一个不拘封建礼节的人,好在她的丈夫比较开明。得到了丈夫的同意,吴藻欣然前往,如鱼得水,同文人们诗酒唱和,才情迸发,被誉为“当朝的柳永”。

吴藻似乎在交际活动中找到了自我,性情又变得活跃、开朗起来,她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带醉而归。丈夫虽然没有责怪她,但作为一个女人,经常参加男人们的活动毕竟有诸多不便,也容易遭人闲话。于是,吴藻干脆女扮男装,可以更加方便、自由地出入酒楼茶馆。

从此,吴藻成了一个“公子哥”。她举止文雅,风度翩翩,满腹诗书,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一次,吴藻随一帮文人到青楼中去玩,一个姓林的歌妓竟对她情有独钟,爱上了她。吴藻也干脆逢场作戏,与林姑娘眉目传情,一副恋人模样。

值得一提的是,吴藻前往苏州拜见陈文述的那次出游。陈文述是嘉庆举人,家中建了座碧城仙馆,像袁枚那样收了一大帮女弟子,终日里吟诗唱词,打算重振闺秀文学,影响很大。而陈文述对吴藻评价很高,认为她是弟子中的第一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