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名人研究 >

何鲁:大师的大师

时间:2013-01-03 20:12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李学明 点击:

若干年前,我见过一张老照片,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第一次高等教育工作会议全体与会者的合影,第一排中间六人,自左至右依次为周恩来、毛泽东、马叙伦、郭沫若、何鲁、钱俊瑞。我对其中身着长袍、个头不高的老者何鲁不甚了然。我想,能紧傍领袖,肯定不是“凡”者,我揣测他可能是位有深厚国学功底、思想跟得上形势,深受领袖青睐的传统老式文人。自此,我刻意留意起何鲁这名字来。后来的了解,使我大为惊讶:他竟是大师的大师。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他曾任过在安庆的老安徽大学的教授、校长。他是数学家、书法家、诗人。民国初期,他在我国教育界、科学界、文化界具有极高的声望。

何鲁(1894—1973),四川广安人,字奎,号云查,儿时聪颖过人,记忆力甚强,是我国最早赴法国的留学生。他于1912年进入法国里昂大学攻读数学,1919年获硕士学位,是我国第一位获得西方科学硕士学位的人。他在国外留学多年,西装革履、倜傥潇洒。回国后,竟一直穿起长袍来,给人以传统文人印象。

何鲁的学习能力令周围人倾倒,他的法国导师也对他刮目相看,不止一次在课堂上夸奖这位来自中国的小个子留学生:作业做得最好,法语说得最好……赞赏之情溢于言表。在法国留学期间,他的声名渐渐远播,以致后来大批赴法留学的中国学生都知道中国曾有个天才在里昂大学学习过。新中国成立后,二十年代曾赴法勤工俭学的国家领导人见到何鲁时,还向他抱拳致意,尊称他为“老前辈”。

何鲁二十五岁回国后,曾出任过中央大学、安徽大学、重庆大学等多所大学教授及负责人。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他继杨亮功之后,任过一段时期的安徽大学校长。那时的安徽大学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名牌大学之一,汇聚着一批著名学者,如何鲁、郁达夫、饶孟侃、刘大杰、汪静之等。

何鲁一生从事高等教育事业,我国多位大师级学者,如物理学家钱三强、严济慈、吴有训、赵忠尧,数学家吴文俊、余介石,化学家柳大纲等均出自其门下,可以说何鲁是大师的大师。

何鲁数学造诣精深,有个例子可以说明:抗战时期,华罗庚在西南联大求学时,完成了数学经典著作《堆垒素数论》,送交当时国内最高学术研究机构———中央研究院,竟无人能审,无奈,只好送到教育部,交给何鲁审阅,他当时是教育部聘任的六位教授之一。他在审阅华的著作时,不由得眼睛发亮,连连拍案叫绝,称赞道:“此天才也!”审阅后,他不仅为华的著作写序,事后还亲自为华授奖。由此可见何鲁的数学水平之高,和对于年轻才俊的爱惜之情。华罗庚后来说:“何先生虽然没有教过我,但也是我的老师。”

何鲁的语言能力也很强,他精通法、英、德、俄、意等多国语言。当时,有人说他几乎可以与国际知名的语言大师赵元任相媲美。另外,他于书法、诗词、经史、文学等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他在南京中央大学教授数学,但兴致高时,竟也开起讲座讲起古典诗词。他讲课时旁征博引,内容深邃,娓娓道来,趣味横生,加上一口颇有特色的四川话,每逢他举办古诗词讲座时,讲厅内都挤满了听者,连窗台上都坐满了人。

何鲁还是书法家。他认为“书法当从钟鼎、金石、铭刻、篆隶入手,方能于书体平正端严中涵蕴出庄凝气象”。现代大书法家谢无量评价何鲁书法:“云查作草如作楷,故特为端劲。”何鲁其书秀劲雅逸,书卷气溢出而绝鼓努之习。1940年代在重庆时,他常与谢无量谈论、研讨书法技艺,慕名而来者甚多。何鲁在北京时,荣宝斋极为珍视他的书法作品,派人询问他如何标价,何鲁说:“我的字千金不卖,朋友要,分文不取!”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对何鲁书法极为推崇。1970年代,他曾邀请何鲁率领中国书法代表团访问日本,惜乎因何鲁不久病逝,而未能成行。

何鲁爱饮酒,酒量甚是了得,在大学里被人尊称为“酒仙”。他爱酒而不使气,在安徽大学任教及掌校期间,几乎三天两头喝酒。他对下酒菜不太在意,有好菜更佳,平时一包花生米,几两猪头肉,三、五块酱干也能浅斟低酌得滋滋有味。但他更多时候是与郁达夫、饶孟侃、曹漱逸、刘大杰等同道们一起同斟共饮。他们在课余时,常流连湖山,沉醉诗酒。面对龙山岚色、菱湖夜月、高耸佛塔、十里烟痕,常意兴遄飞,在此情景下,他最能显露性灵,挥洒才情。何鲁酒后常诗兴大发,妙句隽言脱口而出。在一个月光如水、白杨飒飒作秋声的夜晚,他与同道们喝酒兴起,在醉意中写了一副对联:“且斟黄酒消尘虑,爱听白杨作雨声。”同饮者的掌声、叫好声,在月夜菱湖之畔的校园里回荡着。

何鲁在安大期间,虽是数学家身份,却与郁达夫等文科教授过往甚密。同样,在中央大学时,他亦与精音韵、训诂学,情情狂傲的国学大师黄侃意气相投,结为忘年交,他们常聚在一起诗酒唱和,南京的清凉山、玄武湖、鸡鸣寺的“豁梦楼”等处,是他们的盘桓之处。何鲁被师生们视为与这些著名文人相比肩的“风流名士”。

何鲁是道地的文人、学者,同时,还是位勇士,他正直、仗义敢言。早年入清华留预备学校,因为外籍教师侮辱中国学生人格,何鲁为维护同学尊严,率人严辞批评教师,被校长认定为“闹学潮”而被开除。在宣布开除他的全校大会上,他面对校长侃侃而谈:“经此学潮,清华若能改革进步,何鲁一人纵然牺牲学籍也无关系。若不改弦更正,而使最高学府萎靡腐败如前,就是请我来读,我也不会来的。”说罢在全场学生的掌声中,扬长而去。

上世纪四十年代,何鲁在重庆大学任教期间,常抨击蒋介石。一天蒋介石的亲信康泽在重庆著名的沙利文西餐厅“宴请”何鲁,席间,康泽问他:“何先生是否有过对委员长不敬的言论?”何鲁笑答:“是啊,经常骂,不知你说的是哪一次?”

何鲁的学识,在国际上也是颇负盛名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有一传闻:因为何鲁智慧超群,美国政府愿出50万美元,在他去世后,买下他的头颅,以供研究用。此说虽未得到证实,但由此可以显示,何鲁在知识界的卓著声名。

何鲁逝去世有四十年了。人们在依依仰望他逝去的背影时,不禁要问:在我们的身边,还会出现这样的名士、勇士、学贯古今中外的饱学之士吗?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