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新闻 >

钱琨小说访谈会议昨日在合肥成功举办(10)

时间:2017-03-20 17:02来源:安徽文化网(www.ahwh.net) 作者:阿凡 点击:
        
 
       访谈录
 
       刘斌:钱琨,你好!很高兴在阳春三月的美好时节又是在华夏茶书院这样的飘逸着书香茶韵的优雅清净之地再次与你对谈。这些年,你一直勤奋地从事小说创作,无论是畅销书榜,还是网络上,你的小说都具有着众多喜爱的读者。你的小说也多次再版,有的作品还被列为中学生阅读推荐书目。去年,我们在淮南观湖名居为你举办了小说研讨会,包括著名作家赵宏兴在内的省内外作家评论家对你的小说创作给与了很好的评价,社会上反响很大,引起了更多的读者的关注。为了满足广大读者对你进一步了解与关注的要求,我们今天在这里搞一个访谈。首先,感谢安徽文化网和华夏茶书院的大力支持。再就是请你谈谈。
 
钱琨小说访谈昨日在合肥成功举办
淮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刘斌和作家钱琨直接对话
 
       刘斌:你是如何走上职业写作之路的?
 
       钱琨:我在2000年就开始职业写作,当时写的是体育报道。在2005年我第一次写长篇小说,那个故事叫做《鸡鸣草》,写完之后,发现自己是可以写小说的。因为要写体育报道,因此我用于文学写作的时间其实很少,2007年写了好几个中短篇,2008年我写了以印加灭亡史为背影的《寻找亚特兰蒂斯》,是部两万多字的中篇。这部小说后来入选了《2009年名家科幻小说排行榜》,在2008年的冬天和2009年的春天,我连续写了《迷屋》和《猫语者》,基本上奠定了自己的文学职业写手之路。
 
       刘斌:我们知道,科幻也好,悬疑也好,推理也罢,就其美学特征而言,其实是很复杂很难清晰很严格地区分其归属界限的。你是怎么给自己的写作定位的?
        
       钱琨:我是古典恐怖小说的爱好者,在写作上,我会学习古典恐怖小说的创造特点。即人物的命运由不断产生的冲突所决定。写于自己写作特点定位,我尽量让自己兢兢业业的写作,这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刘斌:一般来说,一个青年作家的小说难免有模仿的痕迹,有的甚至有些生硬甚至是初写者的败笔,但你的小说显得很成熟,无论是结构还是叙事。请你谈谈,你一开始写作是不是有一个准备阶段,你的创作受到哪些作家的影响?
 
       钱琨:我属于七零后的作家,在我们小时候,是可以阅读到非常多的书籍,这是比今天孩子们更幸福的一点。从凡尔纳的小说到三毛的散文,只要想读,都可以读的到。在写作特点上,我们这一代的作者,几乎全部无法摆脱一个人的风格,那就是古龙;至于悬疑推理作品,很多人都对卫斯理有过模仿。古龙和卫斯理,我一直都在模仿他们的写作特点,好处是你永远也无法模仿成功,这样就会有不断向上的动力。
 
       刘斌:通常我们看到的科幻悬疑推理小说,大多注重情节,在人物塑造上往往流于符号化或简单化。你是如何处理悬疑式故事推进与人物塑造等文学审美之间的关系?
 
        钱琨:是的,很多悬疑推理作品是黑暗的,故事的反面主角也拥有黑暗性格,但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生活里,真正的罪犯并不是黑暗的,他们往往拥有多重性格以及非常好的伪装。作为一名作者,我拥有足够丰厚的生活经历,我在工厂里上过班,也下过岗,还做过记者,丰厚的生活经历可以让我了解更多的人性,也这样能够在写作中展现,我不会写一个看着就象坏人的人,真正的坏人可能长着一种圆脸,堆着笑藏在人群之中。用自己的阅历写作,可以避免了符号化人物的出现。
 
       刘斌:据我所知,你的写作除了科幻推理悬疑之外,还有一些历史方面的著作。在你的《寻找亚特兰蒂斯》《猫语者》等中,读到一些历史细节。请问历史学和自然科学知识在你的写作里占怎样的地位?你如何处理它们与想象之间的关系?
 
        钱琨:历史学和自然科学,对于悬疑推理以及科幻小说是一种很好的补充,能让读者增加真实感,能让读者拥有强烈的阅读快乐,因为他们知道你写的东西是真实的,这是一种对读者最好的取悦。
 
        我的小说里,尽量保证历史细节是真实的,比如我写过图坦卡蒙的妻子,以及古埃及人对于猫的爱好,这都是真实的,古埃及人确实很爱猫。真实能让读者拥有身临其境之感。
 
        刘斌:现在网络写手很多也很热,你觉得浅阅读文本写作或娱乐性消费阅读文本写作能否与纯文学在人文终极关怀这个点上殊途同归?
 
        钱琨:网络文学的受众是12岁至22岁的青年人,他们在阅读的时候喜欢一种毫无拘束的感觉,希望能够拥有快节奏和带入感,他们在阅读中不会考虑人文关怀,所以有些作者也会放弃在这方面的努力。但我认为,存在即是合理的,在写作中更是如此。
 
        刘斌:你所追求的最大理想的写作是怎么样的?
 
        钱琨:我有两个孩子,每天还有做不完的事情,我最理想的写作是拥有三个小时的无干扰的写作时间,这样就足够了。
 
        刘斌:我读了你的绝大多数作品,我自己有自己的偏爱。不知你对自己的哪本书比较满意?
 
        钱琨:很多人都读过我的《迷屋》、《猫语者》和《寻找亚特兰蒂斯》。我曾经问过一个小读者,她最喜欢我哪一部书,她说最喜欢寻找亚特兰蒂斯,因此这本书的逻辑非常严谨,故事高潮也不断;她对我的猫语者提出了批评,认为最后几个章节里节奏变化太快,让人看了有些突然。也有人喜欢迷屋这一本书。这三本书,几乎是在一年完成的,迷屋带有太强烈的个人主义,与之相比,猫语者我完全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来写,抛弃了太多的自我的带入感,因此我更喜欢猫语者。
 
        刘斌:在写小说的同时,我还知道你写了大量体育评论,你如何处理体育评论写作与小说写作?你感觉到自己目前写作最大困难是什么?
 
        钱琨:体育评论主要是不想放弃,因为自己写了快二十年,心中是很不舍得体育评论。当然很废时间,一篇六千字的稿,我要写上四至五个小时,还要花上一至两个小时修改。我写作最大的困难是缺少时间,有些时候,写作是不能用碎片时间的来完成的。
 
       刘斌:在我国,像科幻推理悬疑之类的作品一直为文学界主流所忽视,至少是关注度不够吧。但现在情况有所改变,那就是《三体》的获雨果奖带来的改变。你怎么看待《三体》的获奖?你如下看待当下的网络小说写作?
 
        钱琨:欧美的科幻奖里,包括了雨果奖,轨迹奖。没有刘慈欣的三体,可能赫景芳也写不出北京折叠。我个人认为,刘慈欣的三体,起到一个旗帜的作用,对于一大批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心理上的激励,因此至少中国人好好写科幻,是可以拿到最高奖项的。网络小说最大的特点是无障碍传播,这是一种阅读方式的改变,这是一种读者选择的方式,凡是读者选择的,应该都是合理的。
 
       刘斌:谈到刘慈欣,正好我有个思考,想和你交流一下,就是刘慈欣坚持“为科幻而科幻”的“硬科幻”写作理念,反对把科幻作为批判或反映现实的工具,你是怎么理解现实与科幻、或者写实与悬疑的关系?
 
        钱琨:大刘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三体第一部的获奖,就有对于现实的思考,但他不能承认这一点,不能多讲。科幻必然是对现实思考和批判的工具,以菲利普K—迪克为例,他在三四十前写的科幻作品,现在依然能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原因正是他的作品里有着对现实的思考与批判。这是科幻作品存在的基础价值。
 
       刘斌:在西方经典的科幻理论家那里,已经将科幻或者悬疑类作品的意义提升到人类生存哲学的高度来研究和探讨了。比如美国的罗伯特·斯科尔斯  弗雷德里克·詹姆逊《科幻文学的批评与建构》认为科幻小说是站在未来的角度思考人类当下,加拿大的达科·苏恩文著《科幻小说变形记》则认为科幻小说处理的是“上帝之城”与“尘世之城”的关系,等等,你是怎样理解科幻和悬疑作品的价值和意义的?
 
        钱琨:当伽利略用科学发现彻底打破罗马天主教的地心说时,科学的力量和价值就已经被承认。科学,才是上帝真正的礼物。科幻小说,是把上帝给予的礼物进行广泛传播,因此可以被视为上帝之城。
 
        科幻小说具有前瞻性,阿西莫夫在四十多年前写的《基地与地球》中,就写到“卡片大小的储存器”,这就是后来的U盘以及SD卡在内的储存卡的最早想象,并且已被人类实现。这是科幻作品的最大价值,他们能够幻想出我们人类未来的生活细节。人工智能,机械人,精准器官移殖,这些在三四十年前被幻想出来的东西,现在已经完全实现,科幻作品能够为科学的发展乃至人类社会的发展提出指南。这是科幻作品的终极意义。
 
        刘斌:你下一步有什么写作计划?
 
        钱琨:只能说写一步看一步。
 
        刘斌:今天很感谢你接受访谈,也感谢安徽文化网和华夏茶书院的大力支持。也感谢在座的各位的耐心倾听与积极参与讨论。最后,请对喜爱你的读者说上几句?
 
        钱琨:谢谢大家,我是个话痨,有时候说的很多。对于我的读者也是说声谢谢,感谢你们的陪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