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孙丹仪卖画

时间:2013-04-17 21:45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杨勇 点击:

孙丹仪是民国时期亳州画家。我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挂过他的《四贤图》,木框装成四小条屏,内容是渊明爱菊、羲之爱鹅、卢仝爱茶、敦颐爱莲,笔法简练有味,可惜近于粗疏了。因写这篇文章,我试图在网上搜寻他更多作品的痕迹,有一幅四尺山水立轴,于2009年被一家网站拍卖,几经竞价仅以480元成交。老画未必就值钱。

亳州近代画家,水准在其之上的不少,孙丹仪的画绝非一流,我写孙丹仪卖画,并不是要赞孙丹仪的画,而是写民国年间那件大公案。公案再离奇,又只是一个由头,我真心要写的,是那位行迹贯穿于整个民国时代,一言难尽的蒋二先生。

孙丹仪卖画是在省会安庆高级法院门前的那条大街上,省城不是他家,他卖画是谋生手段,背井离乡,一住两年,万事不问,只为告状。

案发1927年,中国是大乱世,国民党联俄联共,扶助农工,雄心勃勃,正与北洋政府重争天下。亳州城就是个小乱世,一方面以八大家为首的老绅派根深于地方,传统地位难以撼动,一方面青年人接受了新的思想,乘势崛起,誓要争锋。争端自下而起,起自对各地民团的争夺上。具体到城父镇一地,老绅派的代表是蒋文绾、蒋异之,青年派的代表是新进国民党员孙广勋,也就是孙丹仪的大儿子。新派当然更有号召力,蒋文绾处处不占便宜,只好进城找蒋家族长蒋二先生求助。

那晚,蒋文绾乘一顶小轿行至城里斗武营,黑暗中突然跳出一个人影,扬手“砰砰砰”,蒋文绾顿时倒于血泊之中,但抬至蒋家大院仍有气息。二先生即问:是谁开的枪?蒋文绾挣扎回答,是孙,为我报仇。言毕而亡。

蒋二先生,名尚谦,字逊之,时任亳州商会会长,又是县民团、商团长,论财论势,亳州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二先生的父亲蒋东才是清末从一品提督衔的河南总兵,光绪十三年因组织黄河救灾积劳成疾而死,事迹列入清国史列传。蒋东才死后,长子至孝,长跪办丧事,以致膝盖破伤风而死,二子逊之年方五六岁,成了蒋家第一顺位继承人,光绪皇帝恩赏有加,小孩儿被保姆抱着进宫面圣,磕头领授了六品世袭官职。蒋家在药都,那是产业、人丁第一兴旺的家族,二先生后来能当上药都商会会长,一靠祖荫,也靠个人的能力与手段。在蒋文绾的案件上,蒋家的人不能不明不白地死了,二先生必须要给家族的一个交待。

二先生于是亲自出面到县政府,状告孙广勋行凶杀人,县政府即行出动抓获。但这件事没有其他证据,孙家也有师友,找到县长说理,因证据不足,不久即取保释放了。二先生不甘挫败,一意报仇,次年夏天,趁着国内局势又变,乃以乱党罪名上告孙氏兄弟,驻军出动,将孙广勋以及他在学校读书的弟弟孙广涵一并抓了起来,孙家营救不及,已枪决于东门外大坑。

这事做的太快、太绝,孙家亲朋、师友莫不胆寒,很多人唯恐牵连,纷纷潜至外地避祸。空空大屋,唯有老父孙丹仪独自垂泣,他曾有两个优秀的儿子!耳中听的,谁不夸少年英杰,前程无量呢?这间堂屋,曾聚集年轻的满堂笑脸,看他们意气风发,听他们指点江山,多少次让老人开怀大笑、满心骄傲呢。顷时晴天霹雳,雨打海棠,流水落花,白发人送黑发人,茫茫泪眼,怎不顿感人生伶仃,怎不让人痛彻肝肠呢?

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枯坐间泪已流尽,忽有一点火从心底萌烧了起来。必为儿报仇!吾一介书生,百无一能,唯有告状!这是此后人生的唯一意义。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