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原创 > 文学作品 >

我的祖母和母亲的故事

时间:2015-05-19 08:1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平贵 点击:

——2015年母亲节随笔

摘要:笔者讲述祖母、母亲等人的故事,颇为感人,认为中国妇女有勤劳、朴实、坚强和善良的传统美德,现代妇女更多些开通、爽朗、乐观、豁达、温情和理性的诸多特点。新中国妇女真能顶起“半边天”,凡是男人能做的事,妇女都能做好,特别是文化、教育、医疗、民政和救助帮困等类亲民“窗口”工作,她们会做得更好。在母亲节之际,随笔写来,表达感恩之情。

我的祖父刘之良先后有两位夫人,都甚为贤德。原配夫人陈氏,名不详,巢县人,知书识礼,与祖父相敬如宾,但体弱多病,婚后来生育,她遵循古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道德伦理,曾多次规劝祖父纳妾,并介绍了一位比她小几岁的女友许氏,许氏深知祖父为人忠厚仁义,愿意当妾,祖父不允。无奈之下,她在病重临危之际写下“望夫保重,善待小妹,死而无愦”遗书,吞金而亡。一年后,许氏才嫁过来,成为继弦夫人。许氏粗通文墨,勤劳扑实,纺纱织布,洗衣做饭,样样皆能,且孝敬公婆,善待友邻,甚得全家老小欢心。

儿时,常听母亲说祖母许氏贤惠、能干,为人处事大方得体。如,早年祖父远在外地任职,祖母在家中操持家务,办理祖父交待之事也极为妥当。后来祖父辞官回乡办学堂,兼作党人联络机关,来往朋友客人较多,她都热情接待。有一次秋瑾来巢募集办学堂资金住家中,与祖母谈心叙家常,谈及抛家别子在外奔波,并声明与夫脱离关系是为了不连累家庭,说到伤心处落泪,祖母也陪着落泪。1907年秋瑾遇害,祖母叹息不己。多年后,祖母在家人面前提起秋瑾时还说过:“侠女也有柔情,外面传闻秋瑾不顾家和孩子,此话不实。”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祖父、叔祖父受柏文蔚、龚振鹏指派在巢县成立党人机关,筹办军火资金,非常繁忙,有时来家吃饭人多,祖母尽其所有,热情服务,从无怨言。1914年夏,反动军阀县长王锡山以追捕逃犯为名,带兵入宅搜查,其时祖父、叔祖父正在书房与骨干人员开会,祖母在门外挡住兵丁,大声呵斥:“这里是民宅,书香人家,你们来干什么?”用意是给室内人员报信准备。终因敌众我寡,拚搏一阵后八人被捕,数人从侧门走出,那个假装“逃犯”的人走到小院花台边用手指着说;“东西都埋在这里,”兵丁从花台中挖出弹药、徽章等物。原来那“逃犯”是探访局的奸细。随后,祖父等八人被押解省城安庆严审。祖母打点行装跟着到了安庆设法营救。时任安徽督军倪嗣冲是袁世凯亲信走狗,邀功图宠,按军法以“乱党罪”动用酷刑拷打,用烧红的铗链、铁鞋烙烫,折磨得祖父、叔祖父双腿露骨,惨不忍睹,仍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愤怒斥问:“依民国约法,反独裁,求民主,何罪之有?”倪嗣冲大怒,亲批斩决。反动军阀政府不准亲属探监,行刑那一天,刑场戒备森严,天空阴云密布,祖父等人已不能行走,抬进刑场后盘腿而坐,兵丁只准祖母一人近前送别。祖母爬行到祖父面前跪别,伏地恸哭。祖父嘱曰:“今永别,你要珍重,抚儿成人,忠义传家。”叔祖父曰“谢嫂子,你珍重,弟陪兄去矣,来生还要做刘家好儿男。”刽子手见状心生恻隐,刀下留情,祖父头落祖母双手提起的衣襟中,叔祖父头落祖母铺下的白布上,未染尘土。祖母收殓时见祖父血衣有“忠义传家”血书,遂收藏。随即领着家人护送灵柩到迎江寺暂厝。在场众人皆赞曰:“好一个巾帼人物!”同时就义的还有邢家容等六位烈士。

刘氏兄弟殉难,巢县爆发声势浩大的学潮运动,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愤怒抗议反动官府残杀忠良,有时人作《哀南巢》文贴遍大街小巷,其中有“三木频加,惨痛刘郎之血”等语。不久,军阀县长王锡山离任去东门外码头乘船,数百民众聚集码头烧纸钱、抛秽物,祖母挡道拦住王的官轿,扯开轿帘,将备好的一团血衣抛出,击中王头部,成为轰动一时的“许氏血衣击敌,替夫报仇雪恨”新闻故事。

祖母“血衣击敌”后,立即返家,在灵堂焚纸上香,领幼子哭祭亡夫,祖母说:“夫啊,今仇人离任回籍,亲友相帮,我用血衣击打贼头,本想拼死,怜儿幼小,需我扶养。今日且泄恨,扶儿成人后,誓死报仇。”哭拜而别,携五岁幼子奔南山密林中躲藏,夜深寂静,饥寒难忍,烧火取暖,母子相依,十分凄苦。天明后得寺庙僧尼救济,在寺内暂住,白天焚香拜佛,夜晚怀抱幼子灯下观书诵经,打算出家为尼,住持和尚开导相劝:“家有深仇,尘缘未了,不宜出家,善抚幼子,有光复门庭之望,勿生杂念。本寺怜你,送你银钱,速去北乡暂避一年,以后就无妨了。”祖母省悟,高僧言北乡莫不是夏阁张家,想起亡夫说过,夏阁张家乃通家世交,有急难可投靠。遂装妆成老妇模样携子往北乡走去,说来也巧,夏阁张家也寻访多日,派专人在南北路必经之处天河浮桥守候,见到后雇车漏夜赶夏阁,张家算是大户人家,打点地面照应,无人干扰,母子在此安身。时至1916年3月,袁世凯称帝失败,北洋政府废除帝制,祖母携子回家,家中财物已被官府兵丁洗劫一空,靠做鞋维持生计,艰难度日。1927年北伐胜利,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巢县地方政府每年发500斤抚恤米,至1937年日军侵占巢县为止。日军快到时,祖母随着母亲,带着两幼女大逃难,投奔驻防在重庆的父亲,千里迢迢,风餐露宿,吃尽辛苦,她那一双小脚尽是血泡。祖母于1946年病世,其时我刚满周岁,在弥留之际叫把襁褓中的我抱去让她看,见我欢笑,她也带笑逝去,终年58岁。

以上所述,是母亲告诉我的,至今难忘。每当我想起祖母病逝前的最后一笑,心中总有伤怀之感和酸楚之味。祖母啊,祖母,你含辛茹苦的一生,浸透了人间的伤痛、不幸……何曾有过快乐、欢笑?你刚烈、勤劳和饱经风霜的形象常在我梦中萦绕。

与祖母一样,母亲也是含辛茹苦的一生。家母李荣芝出身于书香门第,少小刚烈,绝食五天抗争放了缠脚。她嫁到刘门,父亲在外,她与祖母全靠做鞋维持生计,一双鞋从纳底上绑到做成要耗工半天,日夜不停只能做两双鞋,卖了仅能买来一升多米,日子过得很艰苦。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寇在南京进行大屠杀,她携全家老小逃难往重庆投父亲,溯江步行,走了二十多天,行程三千多里。八年抗战期间,她在长江南岸白沙沱安家居住,父亲忙于战时军运薪水有限,全家生计主要靠她做油盐酱醋生意维持,进货身背,非常辛苦,熬过八个年头。她一生苦难颇多,自许“苦人星”,曾说过一些颇有禅意的话,近似谶语。令我终生难忘的是,我十五岁时父亲病逝,靠母亲在码头当搬运工养活家人,有一次从船上落水,身体受伤被工友救护送回。我知后飞奔回家,见她卧床,脱下的衣裤有血,遂哭拜在地说:“妈,我长大了,让我干活养家吧!”她断然拒绝说:“不,你十五岁,正在上学,必须读书!”立命返校,我要把地上的血衣裤洗了再走,她都不准。她事后对我解释,只要我上学长进,这就是她的精神支柱。1963年我毕业去外地工作,临别她擦去我脸上泪水,嘱咐别恋家,努力上进,铭记“忠义传家”遗训,还说“看你成人了,我很满足,再活十年八年就够了”,这最后一句竟成谶语,十年后,母亲病逝。临终前她说“自知不起,看着你成人,还有点才能,我心安矣,莫忘忠义传家的祖训。”此话算是临终嘱咐,我终生铭记在心。我从祖母、母亲身上看到了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她们勤劳、朴实、坚强而善良。

我的姑母刘天娇也是这样的女人,她是叔祖父刘之堂女儿,幼年失怙,生活艰难,依靠亲友接济,读过私塾,知书识礼,她身上既有其父侠义、勇敢和坚强不屈的遗风,又有中国妇女勤劳、善良和乐于助人的美德。她一生做过不少好事,令人难忘的有三件事:一是少女时期带领当地民众迎接北伐军;二是抗日战争时期带领当地妇女给路过的新四军做饭;三是在苦难的岁月里含辛茹苦培养幼子成人,使其成为人民军队的功臣。

我的堂姐刘淑如,又名刘勤,少年家贫,投笔从戎,在三野战地医院担任护士、助产士、副护士长,新中国成立后任解放军八一医院总护士长,后来转业到地方任医师,离休后仍然关心医护事业。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战争年代救死扶伤,和平年代悬壶济世,德艺双馨,口碑甚佳。凡是弱小弟妹投奔她,都悉心照料,资助培养成才。我难忘的是,2011年辛亥百年纪念之际,我由西安来南京探望,与她促膝交谈,她一边吸氧,一边讲述双烈故事,看着我头上几缕白发,叹息岁月荏苒,当年襁褓中的幼弟已年过花甲,千叮万嘱将双烈事迹汇编成书。在她身上,多了些新时代女性开通、爽朗的特点。如今,书已写成并出版发行,而她已作古,我参加葬礼时泣不成声。她晚年生活幸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革命家庭,丈夫是革命军人,子女均事业有成。

还有我的堂嫂张竹兰,大姐刘玉珍、二姐刘淑英,少年时期吃苦耐劳,成家后勤俭持家,抚育子女成人,其子女都很争气,当干部,当工人的都有,勤勤恳恳,得到单位领导和群众的好评。在她们身上又多了些现代女性乐观、豁达的特点,早晚锻炼跳舞,她们晚年生活也是幸福的,因为她们后半生伴随着新中国的进步,分享到改革发展的成果,生活、医疗皆有保障。

综上所述,我觉得中国妇女比男人更伟大,她们除了职业工作外,在抚育子女上付出的劳动和心血比男人更多,在各行各业的女性中,她们在完成工作任务时表现出一种特有的温情和善良。如,我上小学时遇到一位姓钱的女教师,她的课讲得好,还很细心,有一次,她背过身在黑板上写字,听见课堂上有一种沙沙声,回头看是我雪天赤脚上学,这时脚冷搓脚,没有批评我,下课时叫我跟她去办公室,我带着惶恐不安的心情跟着去,她叫我坐下等她,一会她从宿舍拿来一双布鞋叫我穿试试,稍大一点,又拿来碎布垫在鞋里叫再试试,刚好,便说穿上走吧,我心中顿时升起一般暖流。此事,我终生难忘。我这多半生中,遇到温情和善良的女性颇多。2012年夏,我到合肥安徽省民政厅优抚科咨询申烈问题,周龙艳女士热情接待,看过我的申烈材料后,详细说明申烈程序,拿出范本让我看,交待具体事项,感激之余,我送给刚出版的《辛亥巢湖刘氏双烈》一本书和一份纪念品,她收下书拒收纪念品,见我有惶恐状,便温和地说:“书收下,让我学习了解史实,纪念品不收,这是工作纪律,不必介意,凡符合政策规定的事,只要材料齐全,该办的一定办,放心吧。”此后,我先后到台北、上海等地查找史料,有幸又遇到这样的女性。台北中国文艺协会孙晓珍女士,热情地帮我联系国史馆和图书馆找资料,终于查到史料和线索,因查阅工作量很大,一位女士对我说:“你在台北时间有限,有些资料可以复印,有些资料上海图书馆也有,你回去到上海图书馆也可以查到。”并交待重点查民国时期《申报》、《中国时报》。果然,在上海图书馆又查到一些史料,一位女士见我抱着几大本史料去复印有些吃力,便推来一辆手推车给我用,我心中感到很温馨。

总之,我觉得中国妇女有勤劳、朴实、坚强而又善良的传统美德,现代妇女更多些开通、爽朗、乐观、豁达、温情和理性的诸多特点。新中国妇女真能顶起“半边天”,凡是男人能做的事,妇女都能做好,特别是文化、教育、医疗、民政和救助帮困等类亲民“窗口”工作,她们会做得更好。在母亲节之际,随笔写来,以表达感恩之情。感谢天下所有的母亲,您们给国家、民族、社会和人生带来了幸福和希望,增添了很多阳光和灿烂……祝愿母亲们健康、幸福!母亲万岁!

注:刘平贵,安徽巢湖人,辛亥革命后裔,陕西省水文局原副局长、陕西辛亥后裔联谊会副会长、西安巢湖商会顾问。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