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最后的老手艺——手工造纸(2)

时间:2013-08-06 10:1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梁平 点击:

最后的老手艺——手工造纸
 

黄师傅入冬造纸,其他的季节不会也不能干。孩子们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只有他和老伴刘花蓉留守,水田的稻谷、山地的庄稼、院子里的家禽牲口全靠他们忙活,造纸的手艺纯粹是副业。再者,纸浆原材料是山野的枸叶树与猕猴桃树,要到秋天才能收割,从树砍回来到制成纸浆,没有三个月,不行。

枸叶树是一种野生的阔叶树种,农妇常捋下树叶做猪草。农历九月间,砍回一年生的枝条,趁湿撕皮。将树皮放入预先挖好的坑中,用石灰腌泡二十天左右,然后装入纤维袋沉进池塘,浸泡半个月。待枸叶树皮泡胀出丝,再进行蒸煮。蒸煮后的枸叶树皮,外皮与内皮分离,剔除外皮,内皮才是造纸的材料。内皮纤维经过反复槌打,形成纸浆,再拢浆为饼,存放待用。在纸浆进池前,需将纸浆饼用木棍捶散,装进布袋中,使劲地在池塘中洗散开。这一工序避免纸浆丝打结,影响纸质。洗好的纸浆放入盛装干净井水的纸槽中,搅散纸浆至均匀漂浮水中,便能用筲箕隔着杂质下涎,并再次搅拌。下涎也叫下胶,涎是猕猴桃树枝经水浸泡,分泌的天然胶质。抄纸,本地人称舀纸,用木框固定的竹帘撮、舀、荡、抄,纸的厚薄靠舀浆次数控制,一般是正反各一次。抄纸是个技术活,学艺不精,抄纸不匀。每抄起一板纸,大约五百张,便端回家中阴干,待纸半干时,一张一张地揭开,十张一叠地放好备晒。最后一道工序是捶纸,纸经捶打方才平整柔软。

黄师傅造纸的技术娴熟,干起活来动作利索果断。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像年近花甲。黄师傅与我聊造纸的手艺,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忙碌,偶尔抽支烟,也没有腾出手来弹掉烟灰,而是含着,歪着嘴吹掉。

手工造纸用的原材料都是纯天然的,黄师傅倒不是出于环保与纸质的考虑,而是为了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山上采割,只花力气,不要钱。譬如下涎,完全可以用工业胶水,这样能节省许多劳动力,他还是觉得上山砍猕猴桃树自制涎胶便宜些。这种手工纸,主要用于糊斗笠、裱扇子,以及打制冥钱,纸的颜色是否白净关系不大,也不用放碱、上矾。手工纸的市场在农村,主要是农民或小手艺人购买。市场购买力有限,销量不大,售价也不高。黄师傅每年也就只能做百多刀纸,每刀一百张,价格十五块,算起来一年不到两千块的收入。按黄师傅的说法,这点辛苦钱,只能过个暖和年。我算这一笔账时,他一笑:“这舀纸的手艺不耽误农活,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农村里的人一闲就闷得慌。我如果不是这手艺,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捞那过年钱。”

在作坊待了近两小时,黄师傅就带我到他家里去拍摄其他的一些关键工序。作坊上行十几米便是黄师傅的家,一栋典型的木结构民居。屋外矗立的高大蒸笼,最先映入我眼。扒去外皮的枸叶树枝,散堆满地;晾晒的三索纸,在微风中飘摇。黄师傅的老伴刘花蓉正在屋内揭纸,土纸薄如蝉翼,撕揭时,用力要恰到好处,这般细致的工序也只有女人才能胜任。刘嫂揭的这一叠纸很难撕,即便倍加小心,还是有几张撕得支离破碎。黄师傅见纸撕坏,不免心痛,跑过去帮忙。结果还是破了,他嘴里不住地嘀咕:“涎下多了点,涎下重了点,唉,这舀纸的手艺真不是人干的。”

黄师傅将老婆揭好的纸拿到屋外的绳索上晾晒,便搬过木凳捶纸。我对造纸的最后一道工序“捶纸”不理解,黄师傅解释道:“纸捶一下,便显得平整柔软,纸的卖相好看些,价钱也能高点。没有捶的纸,硬挺挺的,像块锅巴,不好看。”

(本文整理于搜狐读书,作者:梁平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